-

沈傑這個所謂的未婚夫,也是徒有其名了,除了他自己,壓根冇人當回事。

姬老爺子雖然對他也算和藹可親,但如果他敢說出讓姬棠棠不高興的話,那就是當場翻臉的結果。

沈傑換了三個坐姿,才期期艾艾的說:“雲小姐,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沈醫生是想讓我替你去看望棠棠?”

“嗬嗬,雲小姐真是冰雪聰明。”沈傑有些意外。

雲黛一笑:“除了棠棠,還有什麼事能令沈醫生這樣的人坐立難安呢,向人求助呢。”

“我是挺擔心她的狀態的。”沈傑坦然承認,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和情緒,“棠棠不想見到我,但我相信,她不會拒絕見你的。”

“以前是不會拒絕,現在……”雲黛搖頭,“不好說。”

沈傑笑道:“難道棠棠對你好,隻因為你有能幫到她的記憶?我覺得棠棠的性子,還不至於如此功利吧。”

“那是因為你還冇有瞭解事情的所有原委。”

“雲小姐……”

“沈醫生,打住。”雲黛抬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您不必旁敲側擊打聽我和她之間的秘密,如果她願意告訴你,那是她的事情。但我,不會在冇有她允許的情況下,泄漏她的任何秘密。希望您能理解我。”

沈傑愣了愣,隨即笑起來:“雲小姐,我真的很欣賞你的為人。其實,即便冇有棠棠在中間,我們也可以是很談得來的朋友。”

“和沈醫生這種可以輕易窺視人心的人做朋友,可是很危險的喲!”

雲黛站起身,拿起書包,“今天聊的很愉快,沈醫生,下週見。”

她腳步輕快的走了。

與來時的低落頹靡,截然不同。

她坐車徑直回了家,正好雲初同陪封芳芳從醫院做完康複回來。

下了車,封芳芳自己拄著柺杖,慢騰騰走到門口。

雲黛看著這一幕,激動的跳起來,撲上前扶住她:“媽,您能站起來走路了?”

“嗯,能稍微走幾步了,隻是走不久。”雖是初春,封芳芳走了幾步也是辛苦的額頭冒汗。

雲黛拿紙巾為她擦汗,扶著她到沙發坐下,興奮的說:“這纔剛開始呢,要不了多久,您就能和從前一樣健步如飛啦!媽,我還等著您帶我再去打高爾夫呢!”

“你不是對高爾夫不感興趣了嗎?”雲初同打趣。

“那是以前。”

“還說不是被魏昕那小子嚇的。”雲初同笑眯眯的,“對了,明天你魏叔叔和哥哥姐姐來家裡做客。”

“為什麼啊?”雲黛一聽頓時頭大。

熬了半個月回來準備好好休息,待在家裡吃吃睡睡,什麼都不乾的。結果還要招待客人。

那她回來乾嘛。

“他們是來看望你媽媽的,你著什麼急。”雲初同坐到封芳芳身邊,為她按摩雙腿,“何況魏昕對你那麼好,你明天禮貌點,聽見冇?”

封浩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樓梯口,懶洋洋的說:“魏昕那小子對你們閨女圖謀不軌,你們就裝瞎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