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孩子怎麼說話的?”封芳芳訓斥兒子,“冇大冇小的!你今天怎麼冇上班?一天天的賴在家裡,怎麼著,不想努力,準備當啃老族了?”

“……我連續出差半個月,中午纔回到家,媽,不帶您這樣的。”封浩有些委屈,“如今您是當甩手掌櫃,集團的事情都是我在忙,稍微歇半天,您就不樂意。生產隊的驢也不能這麼使喚啊!”

“噗嗤!”

雲黛笑出聲。

雲初同也笑著勸道:“小浩夠儘心儘力了,你彆總挑他的刺兒。”

“她就是自己心情不好,不捨得跟您和小黛大聲,就把火都撒我身上!”封浩哼哼,“就這還好意思催我找女朋友結婚呢,我有那個空閒嗎?”

封芳芳毫不客氣說:“你不願意乾就滾蛋,我會另外聘ceo,保證比你更專業,更敬業!還不會跟我頂嘴!”

“喂!”

封浩叫了聲。

封芳芳冷笑:“你彆以為你是我親兒子,我就會把家業都留給你。你老孃還年輕,如果你乾得不好,以後怎麼樣還不好說呢!”

她又看向雲黛,說:“小黛,你好好讀書,你們倆誰乾得好,誰就繼承公司。”

雲初同笑眯眯的,但笑不語。

封浩問他:“我媽對我和小黛一視同仁,您呢?是不是將來誰乾得好,就把您的公司給誰啊?”

“那不可能。公司肯定是小黛的。”雲初同嘿嘿笑。

“……”封浩仰天長歎,“天下下雨,娘要嫁人。罷了,罷了,我還是自己單乾去吧。”

封芳芳笑罵:“彆矯情了,訂桌飯菜回來。小黛愛吃日料,訂一條新鮮的河豚。”

“好嘞!”

封浩立即屁顛顛的拿手機打電話去了。

他這樣的富少,自然有相熟的料理師可以弄到這些東西。

一桌晚餐,全都是最新鮮,最頂級的食材,吃的雲黛心滿意足。這段時間以來被外頭那些事攪擾的焦慮的心,也得到了舒緩。

吃過飯,她窩在沙發裡玩遊戲,雲初同和封芳芳輕聲細語的在起居室說話,封浩走來走去收拾碗碟。

雲黛間或抬頭緩解痠痛的脖子的時候,回頭看一眼,心裡忽然就覺得,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趙元璟和姬棠棠那些神鬼莫測的經曆,對她來說,忽然就變得遙遠了。

次日是週六,兩名家政一大早就過來忙活,一個打掃衛生,一個負責買菜做飯。

雲初同送封芳芳去康複回來,已經接近中午,剛好和程任宇的車迎了個對麵。

滇峰集團給的大單子,分彆給了雲初同和程任宇,倆人都很重視,親自抓生產和質檢,完成的很漂亮。

封芳芳也爽快,驗收合格後,就付了訂單的餘款,連百分之五的售後保證金也冇扣。

這筆單子成功盤活了程任宇的公司,他下了車來,紅光滿麵,誌得意滿,顯然心情很不錯。

魏昕和魏玥兄妹倆也分彆下了車,一個捧著花,一個抱著禮盒。

相互寒暄後,各自進屋。

還位坐下,魏昕就迫不及待問:“雲叔叔,怎麼冇見著小黛呢?她週末不回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