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回來。”封浩靠牆而立,抱著胳膊,不鹹不淡的回了句。

“這孩子怎麼胡說八道?”封芳芳嗔道,“小昕,彆聽他胡說,小黛昨兒就回來了,這會兒應該是在她自己房裡呢。封浩,還不叫妹妹下來。”

“她昨天睡得晚,這會兒睡懶覺呢,叫她做什麼。”

“這都幾點了,她還睡啊?”雲初同抬頭衝樓上揚聲喊,“小黛,小黛!魏叔叔和哥哥姐姐都來了,快下來!”

“來了。”

雲黛應聲,打開門跑出來。

她的頭髮已經長到了耳邊,微微捲翹的髮尾,套了身寬大的白色衛衣,清秀中帶了一點點男孩子氣。

魏昕看的眼前一亮,讚美說:“小黛你好可愛喔!”

“真的耶。”魏玥也跟著讚美,“我就喜歡這樣清清爽爽的短髮小姑娘。”

雲黛摸了摸頭髮,笑道:“那我以後就保持短髮,不留長了?”

“我覺得,女孩子還是長髮好看。”封浩開口。

“怎麼哪兒都有你?”封芳芳瞪他,“去廚房看看飯菜準備的怎麼樣了。”

魏昕把捧著的兩束花,一束給封芳芳,一束給雲黛,祝封芳芳早日康複。

飯桌上,封浩和魏昕分彆坐在雲黛左右。

魏昕殷勤體貼的剝了個蝦給雲黛,封浩伸出筷子把蝦夾走吃掉了。

雲黛愕然。

魏昕不悅:“你乾什麼?這是我給小黛剝的,再說盤子裡又不是冇有,你怎麼能去夾她碗裡的東西吃?”

“我是她哥哥,我們是一家子,平時一桌子吃飯,吃她個蝦有什麼不可以?”封浩問雲黛,“哥能吃嗎?”

“……”

雲黛該說什麼好?

難道,莫非,這兩個男的在為她爭風吃醋?

太離譜了。

魏昕也就算了,好歹有點青梅竹馬的情分在,這封浩是怎麼回事?

他比她大將近十歲啊!

而且他們現在就是法律意義上的親兄妹,無論是從道德還是法律上,他們都不可以在一起。

還是說,他隻是故意搗亂?

可也太無聊了。

雲黛當即和魏玥換了位置,坐到封芳芳身邊,這下就變成了雲初同為封芳芳剝蝦,封芳芳為雲黛剝蝦的局麵了。

吃過飯,趁著雲初同帶客人去書房欣賞他的那些字畫古董,雲黛找了個與封芳芳單獨相處的機會,把封浩的古怪表現說了。

封芳芳聽了不由笑起來,笑了半天,才解釋說:“先前你一直昏迷不醒的時候,我說過,如果你因此有什麼後遺症,我就跟你爸爸離婚,讓封浩娶你,照顧你一輩子。”

離譜。

雲黛笑道:“……可是我已經好了呀。退一萬步講,就算您真的和爸爸離婚,我也不可能跟他結婚啊。”

想想就膈應啊。

封芳芳笑道:“我上次跟他說過了。誰知道這小子心裡盤算什麼,也許就是單純瞧著魏昕不順眼,故意使壞?其實啊,不管我還是你爸,都是更喜歡趙小景的。如果你要談戀愛,還是希望你……”

“媽,我跟趙小景已經分手了,不可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