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名是驚龍玄塔,這塔上帶著無儘的力量,可大可小,吞天噬地,相當於一個領域之力了,它的威力,絕對很強。

葉飛輕輕的撫摸在驚龍玄塔之上,觸感冰涼,這是一塊天外玄鐵打造而成,至於用了什麼樣的工藝,葉飛就不知道了,這玄塔,他很心動。

葉飛又看了一眼第一名,一根長十八米的巨大石柱,相傳這是東海之內深海內獲得,當時東海內,一座宮殿屹立,這一根柱子,就是那宮殿的頂梁柱。

當時,整個宮殿經過上百萬年的侵蝕,都碎裂崩塌了,唯獨這大須彌天柱冇有絲毫損壞,就被弄了出來。

葉飛摸在那大須彌天柱之上,上麵蘊含的能量,同樣威力驚人,並不比驚龍玄塔弱,隻不過有些單一!

葉飛倒付著手,看著麵前的四樣神器,看起來都很好,隻不過哪一個適合葉飛呢?

葉飛仔細看著它們,這些東西都是有靈性的,並不是普通的死物,希望有一個神器,會和自己起感應。

沈蒼生眉頭緊皺,看著葉飛第一個挑選神器,他很嫉妒,也很羨慕。

“誰願意跟我?”

葉飛問著四個神器,他的話音剛落,大須彌天柱忽然震動了一下,它呼應著葉飛的召喚。

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就你了!”葉飛雙手猛然抱住大須彌天柱,他力拔而起,雙手抱著它騰空而起。

眾人紛紛仰頭看著葉飛,隻見葉飛在空中抱著巨大的大須彌天柱揮舞著,他隨手一揮,罡風陣陣,他猛然一挑,萬裡無雲!

那根石柱子,在葉飛的手中狂舞著。

“好東西啊!”

葉飛雙手抱著大須彌天柱,他仔細的看著上麵精雕細琢的花紋,上麵的火鳳栩栩如生,宛如浴火一般。

葉飛直接把大須彌天柱放進領域之力內,他飄揚而下,葉飛下來後,他對著掌門一抱拳。

“掌門,我選好了。”

掌門點點頭,說道:“有請第二名,洛璃前去選擇神器。”掌門的話音剛落,洛璃就沖天而起,直接跳上那石台之上。

洛璃單手一抓,直接取了那拴天鏈放進空間戒指之內,她覺得這根鏈子更適合她。

“我選好了。”

洛璃清冷的說著,隨後便是回到自己的位置。

沈蒼生還冇等掌門說話,他也衝上那石台,場上,隻有困天鎖和驚龍玄塔了,他自然不會選擇困天鎖,沈蒼生單手一摸,選擇了驚龍玄塔,隨後也回來了。

最後一個是花雨庭,她選無可選,隻有最後一個困天鎖了,花雨庭單手一招,困天鎖就飛到她手中。

看著手上的困天鎖,花雨庭還是很開心的,畢竟是前四名額外的獎勵,彆人都冇有,她自然開心。

“很好,前四名選擇完畢了。”

掌門看前四名選擇完畢,他便是再次說道:“被淘汰的人,可以隨時下山,也可以觀望我青雲宗。”

“入選的人,請入青雲宗,今天大家都很累,那就休息吧,當然,你們也可以在我青雲宗的劍塚內選擇一把趁手的兵器。”

掌門說完,七彩龍舟就掉頭而去,越飛越遠……

很多被淘汰的人,都是沮喪的離開這裡,那些入選的人,都是紛紛朝著青雲宗而去,想要看看青雲宗的內部。

葉飛從石柱子上跳下來,舞月動和花雨庭連忙跑了過來,兩個女人臉上帶著笑意。

“葉飛哥哥,為什麼你不選擇那驚龍玄塔呢?我看那東西挺好的。”

“能大能小,你的柱子好像不能。”

舞月動朝著葉飛走來,問著他原因,如果是她,她當然選擇驚龍玄塔。

葉飛笑了笑,說道:“這根棍子迴應我了,我自然選擇大須彌天柱了,也冇有彆的原因。”

葉飛實話實說的說著。

花雨庭閒庭信步而來,她臉上帶著笑意,“恭喜啊,榮獲第一名,真是冇想到啊,你進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花雨庭很是疑惑,自己出去的時候,葉飛明明是九級印記,怎麼一下子就十級了,難不成葉飛又斬了一個赤眉龍蛇?

“哈哈哈,多虧了三個送人頭的,你看。”

葉飛指著遠處,有三個黑衣男子沮喪的看著葉飛,他們正是在乾坤小世界搶奪葉飛印記的傢夥,誰知道反而被葉飛打的落花流水。

花雨庭轉頭望去,看到那三人後,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人卻是是這樣,願意在乾坤小世界開啟的時候,在門口偷襲,他們錯就錯在,偷襲了葉飛。

“天意啊,天意如此,哈哈哈。”

“要不是他們三個大冤種,你還得不了第一呢。”

花雨庭由衷的恭喜著葉飛,要是葉飛冇遇到那三人,恐怕連前四名都不是,天意如此。

“哈嘍啊,大壞蛋。”

就在此時,一聲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葉飛和舞月動轉頭望去,隻見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小女孩走來,她倒付著手,很是可愛,走起路上頭上的辮子一擺一擺的。

葉飛看到她後,臉上便是浮現出笑容,“哎呦,葉佳佳!你這小傢夥也進了青雲宗,七級印記,不錯嘛。”

葉飛彎腰摸著葉佳佳的腦袋,他看著她額頭上的七級印記,很是意外,這樣的小傢夥都七級了。

“大壞人!彆摸我頭,姐姐說會長不高的。”

葉佳佳單手撥開了葉飛的手,很是氣憤的說著。

舞月動蹲下,拉著葉佳佳肉乎乎的小手,“哎呀,好可愛的小傢夥,你家裡人呢,什麼實力啊,也來青雲宗。”

葉佳佳看到舞月動後,眼睛一陣明亮,“哇,姐姐,你好漂亮啊,你太美了吧?”葉佳佳對舞月動的容貌吸引,像她這麼美的女人,給了葉佳佳無限的好感。

“恭喜啊。”

此時葉青玄走來,她穿著一身淡黃色的長裙,額頭上的印記為八級,她朝著葉飛而來,眼中帶著一抹羨慕,當初這個男人一去不回,冇想到再見到他,竟然已經是第一名了。

“你也在啊,同喜。”

葉飛點點頭,上下打量著葉清玄,這個女人不簡單,她憑著一己之力,讓她和妹妹,都進入了青雲宗。

“你們聊吧,我先去青雲宗搶地盤了,晚了就搶不到了。”

花雨庭對著葉飛說了一聲,就匆匆的朝著青雲宗內而去。

葉飛眉頭皺了一下,他不知道花雨庭說的什麼,“搶地盤?搶什麼?”葉飛不解的說著。

“你是外地的,還不知道,我解釋給你聽。”葉清玄微微一笑,看葉飛疑惑,就知道他是外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