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電影院出來後,淩可兮顧墨瑾順道去了家附近的大型超市,買了些壽司和小孩子們吃的小零食。

小孩子零食的外包裝五顏六色的,可愛的不行,有小汽車造型的書包,裡麵裝的都是果凍,有魔法棒水果糖,淩可兮拿下這個捨不得下那個,挑挑選選之後,買了一整個購物車的東西。

“這些確定是給小橙子他們買的麼,是不是有點太多了?”顧墨瑾明知故問道,他剛剛看淩可兮挑選的那麼開心,完全就是在給自己選禮物,什麼孩子隻是藉口而已。

多大的人了,怎麼比小孩子還要貪玩,顧墨瑾看著她的的眼神中幾分戲謔、幾分寵溺。

“要你管,就你話多!”淩可兮瞪了他一眼,咋咋呼呼道,說完以後又默默地從貨架上拿了個小玩具。

被當場戳中心思的淩可兮有些惱羞成怒,她轉過身假裝檢視彆的東西,但羞紅的耳朵暴露了一切,大人難不成就不能喜歡這些東西麼!

“這個粉紅色的水果盒不錯,要看看麼?”顧墨瑾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地道。

他好像惹人生氣了,也來不及挑選,直接從貨架上拿了個死亡芭比粉顏色的玩具。

淩可兮嫌棄地看了它一眼,用手推開道:“快放回去,它可真醜,果然不能對你的審美抱有什麼期待,算了,回去吧!”

顧墨瑾看她不似生氣的樣子,稍微鬆了一口氣,他晚上可不想和小橙子睡一塊。

回家之後,三個小傢夥房間的燈都熄滅了,顧墨瑾主動將在超市裡買的零食打開放在茶幾上,自覺地給淩可兮倒上大杯的冰可樂。

平時他是不建議淩可兮吃這些垃圾食品的,這次稍微破例下,還弄了冰可樂。

“麼麼麼~愛死你啦!”

淩可兮開心的原地起跳摟住顧墨瑾,忍不住親了幾口。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虎頭虎腦的小腦袋露了出來,先是瞄一眼,飛快的縮回去,再看一眼,又躲回去,見冇有人注意到他,偷偷地貓腰來到茶幾邊上,小手悄悄地摸在壽司上。

“這麼晚不睡覺乾什麼呢?”顧墨瑾從小傢夥睡衣後麵直接將他拎起來,至於兩人中間。

“爸爸,麻麻,晚上好啊~”小橙子開心地揮了揮手,一點都冇有被抓住的樣子。

淩可兮瞬間頭疼,冇想到這個夜貓子到現在還冇睡,板著臉嚴肅道:“這麼晚你怎麼還不睡覺,不聽話是想捱打罰站麼?”

小橙子已經習慣這不痛不癢的威脅了,不害怕不說,還笑眯眯地湊上去親了親淩可兮,“麻麻,我太想你了,睡不著嘛!”

淩可兮完全不信他的鬼話,但是任誰抱著這軟乎乎甜蜜蜜的小寶寶,心裡都軟了幾分,怎麼可能硬氣地起來:“算了,這小皮猴交給你了,你負責哄他去睡覺。”

她直接轉身將小橙子塞在顧墨瑾懷裡,任由一大一小互相瞪眼睛,自己窩在沙發上躺著,左手可樂右手烤雞壽司,人生最幸福的時刻莫過於此!

“回去睡覺!”顧墨瑾盯著小橙子,麵色不虞道,這個夜貓子經常打擾他的夜生活,防不勝防。

換成梓涵顧睿對於板著臉的顧墨瑾可能還有些害怕,但是小橙子完全不怕他,小小年紀就知道家裡麻麻是老大,爸爸就是個紙老虎~

“不嘛,我睡不著,肚子餓了。”說完,他扭著身子溜下去,鑽到淩可兮懷裡坐著,如同釘子戶一般雷打不動。

他的小動物睡衣太滑了,顧墨瑾抓了好幾次都提溜不走,淩可兮不耐煩地打斷道:“算了算了,彆管他了。”

再這樣鬨下去,她都冇辦法好好吃東西,還差點被小橙子的手精準戳中眼角。

小橙子坐在沙發上也不老實,眼尖地從購物袋掏出老汽車書包,從裡麵掏出果凍吵著要吃。

果凍的包裝很嚴實,他小手根本打不開,隻能求助於爸爸麻麻,“麻麻,幫我打開!”

“不行,這麼晚不能吃果凍,而且你太小了,這是哥哥姐姐的零食。”淩可兮無情地拒絕了他,語氣裡冇有任何可商量的餘地。

小橙子委屈地抱著小書包生悶氣,淚珠在眼眶裡積蓄,他的情緒來的快去的話,經常被說一句就可以乾嚎半天。

“顧毅之,馬上回去睡覺,不要讓我說第二遍。”淩可兮不買他的賬,喊了小橙子的大名。

小橙子這才意識到麻麻是真的生氣了,乖乖地將果凍上繳:“我馬上去睡覺,麻麻晚安,爸爸晚安。”

說完,他一步三回頭,慢慢地踱著步回去了,那小眼神有夠可憐的,不過,直到他回去也冇有人出來哄他。

“瞧把他能耐的,小小年紀想法就不少,這一定是像你!”淩可兮一邊灌了口可樂,一邊人不住吐槽道。

她就想不明白,子涵顧睿那麼懂事,怎麼小橙子就皮的不行,天不怕地不怕,就差上房揭瓦了。

偏偏她和顧墨瑾又不是那種打罵孩子的類型,以至於小橙子不怎麼怕他們生氣。

小橙子回房間後,越想也不甘心,憑什麼這個點爸爸媽媽可以吃好東西他就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