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秦堅持要找到那個女人,也是防著將來成為炸彈把他炸得粉身碎骨的。

“說得倒是有點道理。”

程玲鈴笑道,“這樣吧,你要是能讓我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我倒是可以幫你這個忙。”

君秦:“……”

她那麼凶殘,連黑家主那樣的梟雄都能被她打得落花流水的,想讓她欠他一個天大的人情,這簡直比揪出那個吃霸王餐的女人還要困難呀。

君秦想,肯定是平時他老是說她壞話,她記仇,纔不想幫他這個忙的。

“晴晴和楊希都散步回來了,我過去找她們了。”

看到慕晴和楊希回來了,程玲鈴撇下君秦,瀟瀟灑灑地走了。

留下君秦一臉苦逼地看著她遠去的背影。

半晌,他嘀咕著:“那位神醫大佬肯定是不想讓他唯一的徒弟嫁人的,纔會把她調教得那麼凶殘!”

程玲鈴這裡行不通,他還是靠自己吧,他就不信了,揪不出那個女人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那個女人既做了這樣的事情,總會有人知道的。

他慢慢地找便是。

大不了,將來遇到喜歡的女人了,他向對方坦誠這件事,就不用擔心冒出個私生子來破壞他將來的婚姻了。

“老四找你做什麼?”

慕晴好奇地問著程玲鈴。

程玲鈴笑道:“現在困擾著四少的是什麼事,晴晴知道的吧?他就是為了那件事找我幫忙的。”

慕晴知道君秦的心事,她笑道:“你答應幫他這個忙了?”

“冇有,我是學醫的,又不是乾偵探這一行的,他可以找xx偵探社幫忙呀。”程玲鈴說的這個偵探社就是許素素的,她把許素素的人套了麻袋揍了一頓,嚇得許素素不敢接君秦的單子。

現在說起來卻輕鬆自如,好像她從來冇有警告過許素素的人似的。

慕晴雖不在a市,通過丈夫的嘴以及楊希的電話聊天,是知道君秦去找過許素素幫忙的,但最後許素素卻拒絕了,聽說是許素素的人被人套麻袋揍了一頓。

許素素便知道那不能惹的,故而拒絕了接君秦的生意。

許素素的本事,慕晴是知道的,連許素素都不敢惹的角色,怕是很厲害的吧,也怪不得君秦會想到向程玲鈴求助了。

如今,在他們認識的人當中,就數程玲鈴來頭最大,最為神秘,最牛逼了。

“那偵探社被人警告過了,不敢幫著老四呢,我覺得那個女人並冇有離開a市,還留在這裡的,而且她時刻盯著老四的一舉一動,否則不會在老四這邊去找了偵探社,那邊偵探社的人就被打了。”

程玲鈴微愣,心下暗驚,慕晴的推理還挺厲害的嘛。

她很快便神色如常,說道:“我也跟四少明說了,這個忙我是幫不到他的,偵探社的人都被揍了,我怕我幫他,也會被人揍一頓,我是個女人,可不經揍。”

慕晴和楊希看著她:……

她不揍人就阿彌陀佛了,誰敢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