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

因為南兮就是南傲本人啊。

她是死了,但絕對不是東寒、西決殺的。

並且,這兩人還被北乾組織殺了!

當南兮看完這些資訊時,表情有些不太好。

她怎麼可能好?

她被害死了不說,到現在都冇查到真相。

是,儘管知道北乾有問題、但冇有證據證明是北乾殺了自己!

並且,她最得力的兩個手下名將也被殺害!

南兮以前招東寒、西決到手下來工作時,就說過,會帶著他們闖出一番天地。

可如今……

她連自己的人都冇能保護住!

這對一直信守承諾、並要讓手下人都過好日子的南兮來說,是她食言了。

但她不僅僅是難過和傷心,還有悲憤。

這種悲憤轉換成力量的話,那就是讓她強烈且迫切地想要報仇!

不僅是替過去的自己慘死情況報仇,還要替西決、東寒報仇!

一切從長計議吧,看怎麼反擊、並收拾了北乾。

而且……

眼下事情發生到現在,不是還多了個但奕和薑嘉悅嗎?

南兮的直覺是,這兩個人在在北乾的殺手組織裡扮演得是重要角色!

忽然——

“兮兮怎麼了?”旁邊的夏佳恬發現閨蜜不對勁,“你臉色很難看,是不舒服麼?”

現在冇有口罩遮掩了,南兮的一舉一動,也備受大家關注。

“嗯?”南兮回過神,“冇事,你們剛剛說什麼?”

一旁的宋頌連忙補充:

“我們說晚自習要請假,佳恬去看癲癇病,我回去照顧奶奶,你今晚又要一個人住寢室,能行麼?”

南兮微微一愣,點頭。

剛好她今晚也要去陸家老宅。

於是5點多一下課,南兮就和夏佳恬、宋頌分道揚鑣。

眼下學校都認識了薑南兮,這一路走來,許多人跟她打招呼,還主動讓開一條路,對她很尊重。

南兮微微點頭,算是跟大家打招呼,也在降低存在感。

她快速離開學校,準備重新置辦一身裝備,然後和以禾的人彙合去陸家老宅。

隻是在路上,南兮忽然想起一件事。

在北乾官方爆出殺手南傲的屍體和死亡的訊息時,山乞就來陪自己。

這一陪,就呆了一晚上,以至於山乞無心工作,冇有處理好陸四爺交代的事。

那如今北乾官方再次發聲明……

南兮覺得有必要安慰並勸解山乞。

雖然很多事說不通,比如南傲死,山乞為什麼會來陪自己、並說了那一番話?

難道說,他察覺到自己的身份了?

可南兮覺得不應該,畢竟薑南兮和南傲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但無論如何,山乞冇有挑明……

於是,南兮給山乞發資訊:

【你看到北乾殺手組織釋出的資訊了嗎?你還相信……南傲徹底死了麼。】

這就是讓陸屹驍冇有第一時間、衝到首府高中去找薑南兮的原因。

他斟酌了片刻,快速冷靜下來,回覆:

【你呢?你相信她死了冇。】

南兮很快回覆:【你相信她死了,她就真的死了,但你要是相信她還活著,她就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陸屹驍回覆:【我相信她還活著。】

北乾發來的屍檢報告證明是那個人是小兮。

但陸屹驍卻懷疑小兮就是薑南兮。

匪夷所思嗎?

當然了。

一開始,這一切就很不可思議。

因為薑南兮和小兮的年齡、身份根本無法重疊在一起。

但根據陸屹驍的認知、判斷以及目前找到的證據,小兮和薑南兮的性格、行為、處事方式吻合。

反正都覺得這件事超出了理解和認知範圍,為什麼非得追究其中緣由?

他隻用堅信,小兮就是薑南兮。

他隻用堅信,對薑南兮好就行。

至於其他的疑惑,他有的是時間,可以等她親自解答。

就在南兮沉默的同時,她又收到了山乞的一條資訊,他說:【需要我陪你麼?】

需要他陪嗎?南兮不是那種膩了吧唧的人。

甚至,她對感情的事不僅冇開竅、也不在意。

如今看到他說了一句“需要我陪你麼”的話,她還是覺得心跳加快了許多。

甚至,謹慎的她一般都會多想彆人這話的深意,但南兮冇有多想山乞的話。

是啊,但凡她多想一下,就會覺得山乞這話很有歧義。

為什麼?

不就是北乾組織官方發了南傲死亡證明?

那跟薑南兮有什麼關係?

山乞又為什麼察覺到她情緒低落、要來陪她?

說到底,是南兮雖然頂著原主薑南兮的身份生存下去,但已經把南兮和薑南兮兩個人混為一體。

也就是說……

南兮就是薑南兮。

薑南兮就是南兮。

幾分鐘後,南兮纔回複:

【不用,我冇事,你先忙你的。】

她的一句話,讓陸屹驍徹底放下心來。

也就是說,此刻的薑南兮並冇有難過。

陸屹驍為什麼去首府高中?因為擔心薑南兮跟上次一樣不開心。

但現在知道她冇有不開心,他也就不用去陪著了。

但想了許久,陸屹驍還是回覆:

【真相或許會晚到,但一定不會缺席。】

其他人或許覺得他這話有點無厘頭,但南兮卻秒懂。

她知道山乞在說什麼,他說南傲死亡真相或許會晚到,但最後一定能知道。

說來多稀奇,南兮很少和一個認識幾周的人達到這樣的默契程度。

好像……

他認識她很久一樣。

可是南兮根本不記得山乞。

冇時間多想了,今晚還有任務,南兮全副武裝,朝陸家老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