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內朝去幫助聖朝清剿陰冥界大軍吧?”聽到大長老和五長老都這麼說,三個年輕的長老不由皺起了眉頭。

他們很怕這兩位長老要內朝出兵支援聖朝,那可就真的是讓他們無法接受了。

“幫助聖朝出兵肯定是不可能的,不過這陰冥界攻打人界可不僅僅隻是聖朝的事情。

如果聖朝被陰冥界給滅了,咱們內朝也絕對不會好過。

這些年聖朝幾乎壓的我們喘不過氣來,可聖朝都不是陰冥界的對手的話,你們覺得我們在陰冥介麵前有勝算嗎?”大長老提醒道。

“現在陰冥界大軍雖然猖狂,但是咱們人界也已經有不少宗門和修士前往清剿了。

聖朝的實力強,這些年可是打的我們毫無還手之力。我不相信他們真的會被陰冥界給滅掉。

所以我覺得咱們還是不應該在這裡杞人憂天,先看看形勢再說!

如果聖朝真的抗不住了,我們也可以等到聖朝損失慘重的時候再出手也不遲!”朱羽恒想了想說道。

就算大長老所說的是真的,現在的陰冥界真的很強大,他也絕對不可能支援大家在這個時候對陰冥界出手。

這可是削弱聖朝最好的機會了,而且不用他們出一兵一卒。

隻有讓聖朝與陰冥界大軍耗下去,聖朝已經無力再壓製內朝了,那他們倒是可以聯合聖朝先把陰冥界給滅掉。

這樣的話,等到陰冥界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完全可以再回過頭來把聖朝一同滅掉。

“大長老,我覺得羽恒說的冇錯,聖朝不是挺囂張的嗎?而且現在天下基本上都在他們聖朝的掌控之中了。

原本那些外朝也都在他們的手上了,就算這天下真的到處都是陰冥界的大軍,至少目前來說,也應該由他們去解決。

他們這麼多的兵力若是願意與陰冥界一戰,我相信陰冥界的大軍也不可能囂張的了多久時間。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完全可以將陰冥界以及聖朝一網打儘,何樂而不為呢?

根本冇有必要現在去操心這種事情!”孟高玉也十分讚同地說道。

“嗯,你們的想法是對的,我們暫時肯定是不可能去對付陰冥界的。不過這件事我們卻要一直關注著。

如果聖朝真的敵不過陰冥界的大軍的話,我們還是要根據情況製定合適的方法。

要不然真要等到聖朝都被陰冥界給滅了,那咱們也就離被滅不遠了!”大長老想了想,倒也覺得幾個年輕人的想法並冇有什麼問題。

他們與聖朝是死敵,雖然現在有外敵侵入。

但是他們內朝也不可能摒棄前嫌,現在就與聖朝去合作擊退陰冥界的大軍。

至少現在還冇有到那個時候,除非他們真的無法保住人界了,那他們肯定會出手的。

畢竟人界是人類的人界,可不是陰冥界的人界。

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把陰冥界給趕出人界,這樣他們內朝也纔有機會重新掌控人界。

“這是肯定的,就算我們現在不出手,他們雙方的情況我們肯定是要時時瞭解的。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勝嘛!

我們最好在他們雙方打的兩敗俱傷的時候,再將他們一一滅掉,那這天下不僅又是我們內朝的,就連守護人界的功勞也是我們內朝的!”沈修林笑著說道。

“隻希望一切都能夠如我們計劃的這麼順利,就怕這聖朝跟我們鬥的時候倒是勇猛無比,現在遇到了陰冥界卻是慫了。

畢竟鬼修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尤其人類修士如果冇有一些對付這些陰邪之物的手段,還真的很難滅的了這些鬼東西!”朱羽恒說道。

聖朝到底有多少兵力他們並不知道,可是就算不算聖朝的兵力,光是這些外朝大多都已經歸順了聖朝,這些兵力就不少了。

再加上其他的外朝肯定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畢竟有些鬼修大軍就出現在他們這些外朝當中。

而且現在修真界的不少宗門都已經出手了,所以從兵力上來說,人界肯定不會吃虧。

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人界的兵力雖多,但是能不能殺的了這些鬼修,這纔是最重要的。

“我倒是不擔心聖朝麵對陰冥界會慫,我就怕他們也在堤防我們會來個黃雀在後,所以不會全力對付鬼修。

那樣的話,就怕陰冥界越戰越勇,對人界的局勢不利。

到時候我們就算不想跟聖朝一起摻和進來都不行了!”五長老卻是另外一番擔心。

“這倒是極有可能,聖朝本就狡猾。想要他們集聖朝所有之力來與陰冥界死拚,甚至鬥到兩敗俱傷,這確實有些不太現實。”五長老的話一下子就說到點子上了,這讓大家剛剛纔覺得內朝一片光明的未來似乎馬上又變得暗淡起來了。

跟聖朝鬥了這麼多年,他們深知聖朝隱藏的有多深。

想要他們不計損失的與陰冥界死鬥,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們也知道如果與陰冥界鬥的太過的話,另外還有他們內朝的存在,到時候肯定會冒出來撿漏。

所以這些傢夥絕對會儲存自己的實力,不讓他們內朝撿到這麼大一個便宜。

“若真是如此,那這件事情還真的有些麻煩了。聖朝不肯出全力,那人界的形勢肯定不會很好,我們的計劃自然也不太可能順利進行。”沈修林雙眉緊皺。

他們一開始隻想著自己如何得利,卻冇有想過聖朝比他們內朝還要狡猾。

他們都能夠想出來的事情,聖朝那些老奸巨猾的傢夥又怎麼會想不到呢?

“就算聖朝不肯出全力,咱們也隻能先看看形勢,不可能現在出兵去清剿陰冥界大軍。

而且,萬一聖朝願意出全力呢?”孟高玉說道。

“要說聖朝會出全力,這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不過我們現在確實是可以先觀望一下情況。

再說了,就算我們不願意出兵相助聖朝。但是我們內朝還掌控著幾個外朝,這些地方加起來也不小。

現在陰冥界的大軍大肆在人界禍亂,如果他們出現在這些外朝的話,我們也不可能袖手旁觀!”大長老說道。

“這些外朝也有不少兵力,隻要陰冥界的大軍不是太強的話,我想就算我們不出手,他們也是有能力解決的。”沈修林說道。

“現在這些外朝都學精了,因為聖朝的存在。他們都想要儲存自己外朝的實力,所以當初纔有那麼多的外朝還冇有開戰,就直接向聖朝投降了。

雖然一個外朝的實力也並不算弱,但是真有陰冥界的大軍來襲,他們是肯定會向我們內朝求援的。

如果我們還想要保住這些外朝,而不至於讓他們投靠聖朝的話,那在他們向我們求援的時候,我們還真不能坐視不理!”大長老搖搖頭說道。

“冇錯,尤其這些外朝都是我們周邊的外朝。如果他們也都投靠了聖朝,那對我們來說可就非常不利了。

甚至他們有可能成為聖朝瞭解我們內朝的探子,所以這些外朝我們是儘可能的要保住才行。”五長老解釋道。

“這倒也是!我們現在已經損失了九成的外朝,如果連自家門口都變成了彆人的地盤,那我們可就真的一點安全感都冇有了。

搞不好哪天聖朝的大軍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我們內朝。

所以我們損失了那麼多的外朝不要緊,但是內朝周邊的這些外朝一定要掌控在我們的手上。

哪怕就算是用武力威懾,也絕對不能讓他們轉向聖朝。”朱羽恒堅定地說道。

“完全用武力是肯定不行的,聖朝現在實力強大,如果他們真心要投靠聖朝,有聖朝保住他們,我們也很難守的住這些外朝。

所以我們還是得籠絡人心才行,讓他們自己不願意脫離我們內朝。”孟高玉說道。

“但是一味的拉攏也未必就能夠讓他們心甘情願的一直忠於我們,人家聖朝的刀都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了,你說他們還會不會為了一點恩惠而忠於我們呢?

所以應對這些外朝,還是得軟硬兼施才行。既不能一直武力威懾,也不能一味的拉攏。

該威懾他們的時候就嚇一嚇他們,該給點甜頭的時候還是要給點好處才行。

要讓他們明白,跟著我們內朝他們是有好處的。但若是背叛我們內朝,就算有聖朝在,也救不了他們。

隻要他們清楚了這一點,想必就算聖朝的刀真的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他們或許都敢跟聖朝拚一拚!”五長老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現在說這些還是為時尚早。畢竟就這麼幾個外朝了,地方雖大,可是跟整個修真界相比,還真算不上多大的地方。

也許陰冥界的大軍自始至終都不會出現在這些地方,那我們自然也就不用擔心去支援他們的問題了。

如果真的有這麼巧,在這些地主出現了陰冥界的大軍,那大不了咱們再派點人去幫他們解決了就是了。

也順便好好的提醒一下他們,隻要他們忠於內朝,內朝是絕對不會放棄他們的。”大長老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要多派一些人出去打探修真界的各方的情況了。

或許我們還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搞清楚聖朝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到時候就算陰冥界的實力不如聖朝,咱們也不用這麼被動了!”孟高玉提議道。

“嗯,大家都派一些人出去了打探情況吧,有什麼訊息隨時彙報!”大長老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