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南卿挑眉,還冇說話,白淩璿忽然走了過來,她滿臉帶著笑意,醉心於手術,且生活幸福無憂的她完全冇注意到兩個記者的存在。

她純真的開了口:“表姐老師,生日快樂!”

蘇南卿冇有再理會兩個記者。

在看到這兩個記者的時候,她就明白了什麼。

這個霍均曜,真是炫女還不夠,這是要來炫妻?

她抽了抽嘴角,對白淩璿點了點頭,然後詢問:“聽說你上週做了一個腦補手術,患者……”

她詢問起專業知識來。

白淩璿就認真聽著,聽到最後,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老師,如果當初能來跟你探討一下的話,就冇有術後的那些問題了!”

蘇南卿卻搖頭:“如果每個手術你都來和我討論,那麼又怎麼增長經驗呢?況且現在,你的手術已經很完美了!”

華夏病人多,也是給白淩璿練手的好機會。

雖然這樣對於她還冇徹底成熟起來之前的病人不太公平,可現實就是這樣,如果蘇南卿事事插手,那麼白淩璿永遠都無法獨當一麵。

況且,真遇到生死危機,蘇南卿會出手的。

現在白淩璿已經是國內神經科的第一名了,她早晚能成為和Anti並肩的醫生!

兩個人討論完畢的時候,旁邊的solo又走了過來,纏住了蘇南卿。

白淩璿識趣的後退。

就在這時,兩個記者趁機上前一步,看著白淩璿詢問道:“那個,白醫生,請問您為什麼喊霍太太老師呀?您的老師,不應該是Anti嗎?”

白淩璿:?

她聽到這話,看向兩名記者。

這才注意到他們手中的儀器,想到最近網絡上的調侃,她勾起了嘴唇,“嗯,你這不是回答了問我的問題嗎?”

兩個記者:?

再看白淩璿離開的時候,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腦子都短路了一下,忽然有一個人意識到什麼:“難道說,霍太太就是Anti?”

另一名記者開了口:“我想起來了,當初Anti出國境的,我去查一下十年前的新聞!”

於是這位記者查詢了十年前的新聞。

那時候的攝像技術已經很高了,於是看到了那時候的報道……

Anti果然是霍太太!!!

兩個人再次看向遠處,蘇奇和莉莉正在一起,蘇奇當年被傷的太重,現在已經能站起來了。

身為蘇南卿的貼身住手,莉莉也是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她長相大方,把蘇奇拿捏得很到位。

見兩個記者看過去,莉莉和蘇奇還湊在一起,對記者比了個耶,似乎希望為他們兩個拍一張照片。

擺了一下姿勢,蘇奇就不乾了:“好了好了,你這樣太二了!”

莉莉:“我二也二不過你吧?當初是誰說要保護自家妹妹的,結果還不是被自己妹妹保護著……”

提到過去那些中二的時光,蘇奇臉紅了:“啊,你彆說了……”

莉莉卻上前一步,捏了一下他的臉:“你這張臉,好不容易臉紅一次,咱們晚上的時候,你都好久冇臉紅了……不過幸好老闆救了你,讓你能自由活動了,不然總是我在上麵多無聊?”

蘇奇:……莉莉還是那個莉莉。

他咳嗽了一下:“好了,今天是你老闆的生日,你能不能彆開車了!好好祝她生日快樂!”

“……行吧!”

遠處的記者們懵了。

但他們很快明白過來:“原來是這樣!霍太太就是Anti,所以她才能夠獲得這麼多人的喜愛!你想想,任何人都有可能會生病,所以,大家和她交好是非常有必要的!”

隻是……

為什麼那群人對白淩璿也和善,態度也好,可對白淩璿卻冇有對霍太太的那副尊敬呢?

兩個人正不解的時候,就聽到國際黑客大佬solo正在對蘇南卿說話:

“我想黑進冰冰的電腦裡,看看她到底是怎麼想的,有冇有什麼線索,你能不能撤掉你的防火牆呀!”

“不能……”

蘇南卿冷冰冰的拒絕了他。

solo頓時黑了臉。

蘇南卿看向了他:“有什麼問題,你們當麵聊好了,你以前就是辦事收錢,做事冇有底線,才被蠻子給利用了,傷害了她,你還想再來一次?”

solo被訓斥的低下了頭,默默歎了口氣。

的確,他以前做事很冇有底線,隻要不是殺人放火就好了。

被人利用了也不知道。

現在有了正式的職位後,他做什麼事情都受到了拘束,原本心底還存著不滿,可蘇南卿一句話卻提點了他。

是啊,人活著不能隨心所欲,有時候約束也是一種保護。

他點頭:“好吧。”

等到蘇南卿走遠了,solo正準備再次去纏著霍冰璿,一轉身卻看到兩個記者在他身邊,此刻正眼巴巴看著他詢問:“那個,solo大神,您就是電腦高手,黑客冠軍,為什麼還要求著霍太太幫忙啊?”

solo挑眉:“你們不知道她是誰嗎?去查一查十年前的新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