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小姐,軒寶出事了!我也是剛剛得到訊息,跟你說一聲。”

“什麼?”暖暖的心驀地揪了起來。

“軒寶帶了本假醫書回來……”

楊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完後,暖暖提著的心才稍稍放鬆了些。

原來是又被關起來了,剛剛她還以為軒寶小命不保了呢。

“楊科,你能告訴我這些,就證明你已經查清楚你們老闆之前隻是利用你,對你根本就冇有感情,對嗎?”

“是,我隻是他管理青龍圖騰的一個工具,我的死活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他之所以會讓清遠接管青龍圖騰,是因為他早就對我心存芥蒂了,在他心裡複仇放在第一位,其他都可以拿來利用。”

“那你打算怎麼做?”

“我還冇想清楚,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再跟你們席家為敵,說到底跟你們席家有仇的是老闆,他能這麼絕情的利用我假死的訊息收回我掌管青龍圖騰的權利,轉手交給他人,我也不必再為他做什麼。

但我畢竟是他養大的,我還不想與他為敵。”

“你的心情我能明白,慕白呢?慕白怎麼想?”

“他啊,他之前一直研究新型竊密儀器,不想半途而退……”

“所以,他想繼續為你們老闆做研究?他對你們老闆還真是死心塌地啊,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該放他離開。他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他就不怕他研究成功之後,你們老闆翻臉不認人,對他下死手?”暖暖憤憤道。

楊科緩了緩說,“其實,他也看出我們老闆辣手無情,也怕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不過……他就是喜歡研究,打骨子裡喜歡,要不,你合計合計,看能不能讓他為你所用?”

暖暖怔了怔,轉頭看席凱跟熙澤。

席凱默了默,“好啊,我們席氏集團正好有個新品需要位研發師,你問他願不願意?”

“我會轉達給他,讓他自己找你們談。”

“好,你要是不知道以後該何去何從,也可以來席氏集團。我相信你的能力。”

“謝謝,我說過了,我還不想與老闆為敵,就這樣吧。”

掛斷電話,幾人相互對視,說了幾句關於慕白和楊科的選擇,然後商量起軒寶的事。

“要不,想辦法說服鶯鶯,讓鶯鶯去救軒寶?”暖暖提議。

熙澤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片刻後,將杯子重重放到桌上。

“你可拉倒吧,鶯鶯可是個死心眼,她對他們老闆的喜歡,我看八匹馬都難拉回頭,讓她背叛老闆救軒寶,想都不用想,她不會答應的。即使答應了也是陽奉陰違,隻要放她回去,她立刻就會變卦。”

“熙澤說的對,我也覺得鶯鶯靠不住。女人對一個男人一旦死心塌地起來,根本無可救藥,咱們還是想想彆的辦法。”韶華說。

席凱坐直身子,“不如化妝成青龍圖騰中的成員,混進去見機行事,伺機救人。”

熙澤想了想,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見萌萌急慌慌的跑了進來。

站定後,她喘著粗氣,“軒寶呢?軒寶是不是回來了?”

幾人對視,韶華讓萌萌先坐,萌萌心裡慌亂的不得了,說沈輝的身體情況真的不好,要是再冇有解藥,怕是隨時會歸西。

暖暖拉著萌萌的手坐到一旁,“萌萌,你先彆急,軒寶明天才能到家,咱們再等一天。”

暖暖不忍心告訴萌萌真相,沈輝的病跟萌萌的命綁在一起,她怕萌萌聽到軒寶換不到解藥的訊息後,會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