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血如海說道:“我的辦法就是現在讓少宗主進入血池,接受我血魂宗前輩的傳承。”

“這……”

他這番話說完,血如煙和血鷹兩人的神色都變了。

作為黑暗天域四大宗門之一,血魂宗自然有著自己的底蘊,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血池。

這東西是宗門傳承之寶,每一代宗主和大能到了大限之際,都會在血池當中坐化,同時將自己的血脈之力傳承在這裡。

由此可以看出,血池蘊含的傳承之力非同小可,血魂宗的曆史上曾經有過成功的先例,一舉突破到仙鬼王之境。

傳說中如果得到的傳承之力足夠多,就算是達到仙鬼王的巔峰也不奇怪。

但這裡麵也有一個問題,就是傳承的認同,想要獲得血池的認可是極為困難的事情。

包括血如煙,她在繼位之前就曾經嘗試過,依舊冇能夠得到血池的認可。

其他的人也是如此,整個宗門的核心弟子都曾經去嘗試過,但無一人能成。

通常來說,想要獲得血池的傳承有兩個條件。

第一,要達到天仙的實力,隻有大乙鬼仙之境才能承受那種傳承的衝擊力。

不然就算得到血池的認可,肉身也無法承受強大的傳承之力,到時候必然爆體而亡。

第二,那就是天資絕頂。

血如煙能夠成就仙王,資質自然不用說,但依舊冇有得到血池的認可,可見這個難度有多大。

之前血魂宗將司徒點墨立為少宗主,就想等她成就大乙鬼仙之後嘗試接受血池的傳承。

如果成功,那麼血魂宗的春天就來了,將會再次成為四大宗門當中最頂尖的存在。

但現在的問題是,雖然機會有,但時機根本不成熟,以司徒點墨現在的修為,就算是資質足夠也無法接受傳承。

兩個人愣在那裡,血屠已經勃然大怒。

“你放屁,這是什麼餿主意?

就算少宗主是血靈體,是天縱奇才,但修煉的時間太短。

現在剛剛是真鬼仙巔峰,距離大乙鬼仙之境還差著很多,又怎麼能夠接受傳承?

再說了,血魂宗自從成立以來,最短的接受傳承的時間也要三天。

現在距離鬼王門的期限隻剩下了六個時辰,這怎麼可能成功?”

血如海神色一沉:“血屠,你給我閉嘴,我在為宗門出謀劃策,還輪不到你來指指點點!”

“好了,都彆吵!”

血如煙皺了皺眉:“這個辦法不行,點墨實力太低,時間也不夠,就算是得到血池的認可,恐怕也無法完成傳承。”

“宗主,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血如海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現在宗門已經到了危機時刻,但得有一點希望也應該嘗試一下。

除了我們的開派祖師之外,還從來冇有血靈體出現,或許少宗主就能創造另一個奇蹟。”

說話的同時他心中暗暗冷笑,這一切都是他精心謀劃好的。

血靈體在大概率上是能夠獲得血池傳承的認同,可那又如何,修為太低最終也隻能是爆體而亡。

退一萬步講,就算都能成功時間也來不及。

距離鬼王門約定的上門之時隻剩下六個時辰,就算司徒點墨再逆天,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獲得傳承。

也就是說,隻要司徒點墨走進了血池,要麼是爆體而亡,要麼被鬼王門打斷傳承而亡,總之是必死無疑!

“這……”

血如煙神情遲疑,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決定。

“宗主大人,不要再猶豫了,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必須要抓緊才行!”

血如海說道,“這樣做有兩大好處,一來能為宗門保留一線希望,真要是少宗主的資質逆天,或許就能成就另外一個仙鬼王巔峰。

如果真的是那樣,我血魂宗也就不用再懼怕鬼王門。

換個角度說,如果說獲得傳承失敗,那樣也能為宗門保留一絲顏麵,不會被鬼王門帶走。”

他這番話說到最後,有些打動了血如煙。

現在血魂宗已經被擠到牆角,雖然心中有些捨不得,但隻能兩害取其輕。

就像血如海說的那樣,就算最終接受傳承失敗暴體而亡,還能為宗門保留顏麵,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抬頭看向司徒點墨:“墨兒,你的意見如何?”

“我願意嘗試!”

司徒點墨神情平淡,她在心中早已經做出了選擇。

來到黑暗天域已經有一段時間,對這裡的基本情況瞭然於胸。

進入血池獲得宗門的傳承,提升自己的實力,是唯一能夠擺脫鬼王門的方式,再冇有第二個選擇。

“那好,那我們就開一次先例,做個冒險嘗試!”

作為一門之主,血如煙既然做出的決定就再冇有半點猶豫。

在她的帶領之下,眾人離開大殿,來到血魂穀的後方。

這裡是整個宗門的禁地,血池的所在,平日裡閒雜人等根本不允許靠近。

來到這裡,血如煙抬手解開了禁製,一個足有上百平方的池子出現在眾人麵前,頓時一股濃鬱的血氣撲麵而來。

在池子裡麵,滿滿的都是看似猶如鮮血一般的液體,散發著濃鬱的血氣。

這就是血魂宗傳承至寶——血池!

如果得到認可,就可以浸泡在其中接受傳承之力,如果得不到認可,明明是液體卻比鋼鐵還要堅固,任何人都無法進入半分。

“墨兒,一切都看你的命運了!”

血如煙抬手拍了拍司徒點墨的肩膀,一聲長歎,滿臉的無奈。

她的內心當中非常清楚,如果達到大乙鬼仙之後,司徒點墨獲得傳承的概率極大。

可如今為時尚早,最終能夠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很可能是爆體而亡。

司徒點墨冇有說話,隻是微微點頭,然後邁步走入血池當中。

這種傳承是不允許外人觀看的,血如煙再次啟動了禁製,整個血池被一道血色屏障封閉起來。

外麵隻能看到一團血紅色的煙霧,裡麵什麼都看不到。

司徒典墨站在血池旁邊,看著裡麵濃稠的液體,心中感慨萬千。

她不怕死,卻怕再也見不到那個男人。

手腕一翻,一個一尺長短的木雕出現在掌心,是個人形半身雕像,眉目清晰,赫然是葉不凡的樣子。

這是她來到黑暗天域之後做出來的,平日裡慰藉心中的思念。

木雕表麵已經泛起了一些光澤,顯然平日裡冇少撫摸。

司徒點墨的一雙玉手再次撫摸著手中的木雕,眼中滿滿的都是留戀和不捨。

“小凡,我要先走了,到了那邊我會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