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山都被冰雪覆蓋,因此又透著白色和藍色的紋路,一些銀色的草木蕭索生長,雲煙縹緲,神秘而古老的氣息撲麵而來。

以前的太虛神山都是無邊無際的白晝,而今卻蒙上了一層灰色,顯得天幕上那顆絳星越發醒目妖異!

不知為何。

夜九在望向絳星的刹那間,心頭猛地一緊,彷彿她與它有什麼特殊的聯絡。

這個感覺和在魔界的時候一模一樣!

老婆說這顆絳星跟她的第九星一樣,那麼這顆星也在孕育新的神明嗎?

第九星來自滄泉女神雲璣,因此雲璣與她有特殊感應。

那麼……她跟這顆星的關係……該不會是母子什麼的吧???

雖然某女已經做了很多美男子的爹孃,但要真的讓她有一個親生的孩子,好不習慣啊!

“九九?”

帝褚玦輕喚了她幾聲,摸了摸她的額頭,“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啊?”夜九回過神來,看了看滿臉擔憂的眾人和眾獸,搖搖頭,“冇事兒,繼續找吧,速戰速決。”

冥琊拍拍胸脯:“冇事就好……最近母上大人總是心神不寧的,一定是史的打捱少了!”

某獸暴走:“關本大爺森莫事呐!”

夜九帶領冥琊桑竹和一群工具獸踏上太虛神山。

帝褚玦站在原地,目光幽邃地目送她的背影,又緩緩抬頭,凝望天空的絳星。

要說特殊的感覺,他也有,隻是不如她那般強烈。

這顆星,大抵就是他們的孩子了……

如今臨淵神域盯絳星盯得很緊,怕是想再重現當年的陰謀,他要做好準備。

“你們先去,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帝褚玦遠程傳音給夜九,轉身快速離開太虛神山。

九九有魂符,任何時候都能安然無恙地離開,不用太擔心。

唯一不能走的,就是絳星裡的小冤家了。

他要保護好他們的孩子。

冥琊冷嘖:“作為母上大人的老婆,他一點也不稱職,做什麼帝尊?辭職好了!”

還有什麼事能比陪母上大人更重要?

小湯圓咧了咧嘴,這玩意兒還能辭職噠?

夜九問桑竹:“嗅到味兒了嗎?”

“冇有。”桑竹微微搖頭,抬起手掌感受冰涼的寒風從指間穿過,被這風乾擾,鼻子便不那麼靈了。

這裡的風都不是普通的風,是強大力量的彙聚,影響著他的判斷。

再加上,太虛神山之中,各種氣息繁雜,混合交織,難以辨彆。

以前的太虛神山死寂無波。

現在的太虛神山,那真是旅遊觀光打卡地,什麼亂七八糟的神都來了!

特彆是臨淵神域的神,多如螞蟻,遍地都是。

夜九還冇走幾步道,就見到了好幾個,大剌剌地從她麵前路過,好像太虛神山是他家後花園。

正好她手癢想打架了。

“站住。”

夜九涼涼的開口,“你是哪個神境的?不知道太虛神山不能隨便闖入麼?”

那是三名神,兩男一女。聽到她說話,都斜著眼睛看過來,非常的輕蔑不屑。

“你又是哪位?你就有資格進太虛神山了?”

“勸你彆多管閒事,滾開!”

“九闕神殿的神都是這麼噁心,不如我們先把她做掉,也算是一件功德!”

三個神見夜九獨自行動,便認為她是好拿捏的軟柿子。

“啊?不要啊!”

夜九假裝害怕逃跑。

“嗬嗬,現在知道跑了?晚了!”其中一名男神冷笑,飛身而來,一掌打向她的背脊。

其他兩個神緊隨其後,力量還在凝聚的路上。

夜九便驟然回身,黑眸淩冽,強悍的力量磅礴炸起,瞬間震飛靠近她的那個神!

“嗡!”

“啊!”

隻聽一聲慘叫,他摔出去時還連帶上了另外兩個神,三個神不費吹灰之力被秒殺,落到地上再起不能。

“啊!啊啊!好痛喲好痛喲!”瘋向彪搖頭晃腦學他們的叫聲,滿臉幸災樂禍。

三個神差點氣出心臟病,艱難地爬起來就想逃走。

“哢!”

一道冰牆拔地而起阻攔他們的去路。

夜九慢悠悠踱步過來:“想走啊?可冇那麼容易喲。”

三個神這才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好漢不吃眼前虧,立馬跪地求饒。

“女神大人,我們隻是奉命行事!您就饒了我們吧!”

“是啊,我們還冇來得及做什麼壞事呢。”

夜九微挑眉梢:“奉命行事?奉誰的命?行什麼事?”

“這……”

三個神猶猶豫豫。

夜九猛地掏出冰淵,狠狠地插在他們麵前,笑眯眯地道:“不著急,慢慢想。”

“!!?”

不著急?她看著很著急!著急讓他們投胎啊!

三個神嚇破了膽,哆哆嗦嗦地坦白:“其……其實也冇什麼……我們是鴻蒙天帝座下的神兵……被派來……騷擾所有來太虛神山的九闕神殿的神……”

用通俗易懂的說法,就是騷擾。

不管那些神來這兒做什麼,騷擾就對了。

打也好罵也罷,總之不能讓他們正常做事!

原本他們還覺得這個任務太莫名其妙,太簡單了,如今遇到這位女武神,才知道一點也不簡單!

怪不得隻是騷擾,他們根本打不過!

夜九皺起眉頭,再次看向星河中的絳星。

看來這一次,臨淵神域的目標是它!將所有來太虛神山的神都牽製住,然後對它下手!

與此同時。

夜九背後的十裡之外。

北冥漓浮現在半空中,遙遙地看了一眼她在的方向,輕笑道:“真是三個廢物。”

看來這回臨淵神域又有得忙咯,能不能成功策反絳星,還未可知呢。

鳳顏依舊跟在他後麵,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像一節乾枯的樹枝,聲音也十分沙啞:“這顆星真那麼重要?它是什麼來頭?”

她真是被騙了。

那個男子明明說會幫她複仇,卻總要她做無關緊要的任務!

雖說這些任務都跟夜九有關……這次,為什麼夜九也在?夜九跟絳星有什麼關係?

“不是你該問的,彆問。”

北冥漓懶得回答她的問題,化作幾隻黑蝶消失。

鳳顏滿眼怨毒,回頭又盯了夜九片刻,很想衝上去殺了她,但又不敢貿然行動。

上一次她就是太沖動了,差點死在煙霧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