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徐知源臉色瞬間慘白一片,顫聲道,“這麼嚴重?!”

如果按照瞿偉前兩天所說的時間,岑老起碼能夠撐到明天上午。

但現在寇長軍直接斷言,岑老晚上就有可能病危,這個訊息無異於晴天霹靂!

一旁的瞿偉也臉色一變,詫異道,“老寇,你確定嗎?!我一早也去看過岑老,當時他身體狀況還算穩定啊!”

“天剛亮的時候岑老身體狀況確實還比較穩定!”

寇長軍點點頭,急聲道,“但就在一個小時前,突然危急起來……就算有氧氣機,呼吸也……也有些跟不上……”

“何家榮!”

徐知源勃然大怒,猛地轉過頭,指著林羽厲聲嗬罵道,“這就是你所謂的自信能夠把岑老治好?!”

“我他媽早就警告過你,等你們的觀測結果出來之後,岑老可能已經性命不保了!”

一切確實跟他一開始所擔心的一樣,現在林羽和瞿偉的觀測結果出來了,岑老也正式進入了病危狀態!

瞿偉和寇長軍兩人也麵色死灰的看向林羽,神情慌亂,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你急什麼?!”

林羽神色倒是十分坦然,衝徐知源說道,“我剛纔不是給你藥方,讓你派人去煎藥了嗎,等喝完藥,岑老的病情就緩和下來了!”

“何會長,岑老的情況很嚴重啊!”

寇長軍臉色一變,急忙解釋道,“可能超過了您的想象,您要不要先過去看看?!”

“不必!”

林羽十分自信的擺了擺手,說道,“我今早上剛給岑老把過脈,他起碼還能撐一段時間!”

“你剛纔不也說了嘛,他起碼能夠撐到晚上!”

“隻要按照我說的,給他灌三次藥,就冇事了!起碼暫時能夠脫離危險!”

說著他打了個哈欠,繼續道,“我得先去補會兒覺!”

這兩天來他接連熬夜,睡眠時間很少,實在有些扛不住了,說完便起身往食堂外麵走去。

“你聽聽!你聽聽這是人話嗎?!”

徐知源氣得近乎吐血。

岑老此時正掙紮在死亡邊緣上,而林羽竟然還有閒心去補覺!

“何家榮,我醜話說在前麵,如果岑老有個三長兩短,我讓你陪葬!”

徐知源衝林羽的背影嘶聲吼道,雙眼赤紅,恨不得吃了林羽。

林羽這種風輕雲淡的態度徹底激怒了他!

“徐秘書,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寇長軍沉聲問道,“要按照何會長的方案來,還是讓我們用西醫的方式進行搶救?!”

“你們還能搶救?!”

徐知源神色一振,急忙問道,“成功率有多少?!”

“不到百分之十!”

寇長軍歎了口氣,無助道,“甚至,有可能會加速岑老的死亡……”

“不能搶救!”

一旁的瞿偉斬釘截鐵的說道,“我強烈建議按照何會長吩咐的來!直接給岑老灌中藥!”

徐知源抬頭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跺腳道,“行,就按照他說的辦!”

隨後他們三人急匆匆的感到了岑老所在的病房。

隻見病房內的岑老臉色青灰一片,典型的死人臉色,呼吸十分微弱,但又在突然間變得極為劇烈,身子也跟著微微抽動,似乎正處於一種極為痛苦的境地。

徐知源看到這一幕頓時記得宛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切道,“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啊,一會兒席老下麵的秘書辦公室那邊來電話,我可怎麼辦……”

這段時間,席老手下的秘書辦公室每天上午九點都會準時打來電話詢問岑老的狀況,徐知源每天都需要進行詳細切實的彙報。

就在他唸叨的間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正是席老秘書辦公室打來的電話。

徐知源臉色蠟白,但還是接起了電話,答應了幾聲,接著顫聲道,“對……岑老現在的情況很……很不好,按……按照國葬的流程提前做……做好準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