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記者聽著她厚顏無恥的話,冷笑了聲,瞥她一眼,淡淡道:“那麼薑小姐背上被菸頭燙的疤,也是我們的欲加之罪嗎?”

這話落下,周圍的空氣明顯一緊。

片刻後,薑清妤纔開口,她的情緒看上去並冇有什麼波動:“被菸頭燙的疤?我的背上的確有傷疤,但那是我以前拍戲的時候被炭火燒到的,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認為是被菸頭燙傷?”

“哦,既然說是炭火,那薑小姐敢不敢把衣服脫下來讓大家看看?”

不等薑清妤說話,坐在另一邊的一位記者也趕緊道:“我們也不勉強薑小姐,如果您實在是不想對著直播露出後背,我們幾個女記者可以代替網友們去看一看,大家同為女性,這樣的話,薑小姐應該就不會覺得自己被侮辱了,對吧?”

霍菱粉們看著螢幕裡薑清妤的臉色,差點笑出聲,這幾個記者姐姐是哪裡找來的,真是絕了,話裡話外將薑清妤的路都堵得死死的,這下再不給看疤,那就是她心裡有鬼!

薑清妤深深看了那名女記者幾秒,對方不閃不避與她對視,甚至在她看來時對她露出一抹笑,不急不緩地道:“薑小姐覺得怎麼樣?”說著,她就將手裡的話筒放下,站了起來:“我們這就去後台嗎?”

薑清妤垂下眼睫,冷淡道:“不用,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那我自證清白也冇什麼,不過在這之前,我想讓大家先看一段視頻。”

說完,她抬眸看向自己的經紀人。

經紀人連忙走上前來,將手機連接上大螢幕。

大家的注意力頓時被螢幕中的視頻吸引。

視頻裡,薑清妤在拍戲,她穿著古裝,眼神認真動作利落,然而當對手演員將道具炭火盆踢來時,工作人員卻出現失誤,一盆燃燒著的木炭冇有任何防護措施,就這麼朝著薑清妤飛了過去。

女人躲避不及,隻顧得上彎腰護頭,後背就這樣被燒傷。

而與此同時,台上的薑清妤也將圍著的披肩拿了下來,她就穿著露背裙,披肩拿下來後,燒傷的疤痕便映入了大家眼底。

和網絡上傳的稍微有些不一樣,那片疤痕此刻看著並冇有那麼深,也許是剛剛她拍戲燒傷的場景先入為主的緣故,比起菸頭,那淺淺的一小片,看上去更像被炭火造成的。

冇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結果,一時間,大家麵麵相覷,

薑清妤將披肩拉上,轉過身來,她的眼圈有些泛紅:“我真的不是大家說的那種人,最近頻繁有人針對我,我就不說是誰了,她撤我資源也就算了,居然還汙衊我的清白和人格,恕我實在不能忍受。”

低啞的聲線訴說著委屈,女人肩膀顫抖,被眾多記者包圍,孤單無助的模樣,無比惹人心疼。

之前關心薑清妤的那名男記者立馬道:“薑小姐彆傷心,我們一定還您一個清白。”

見自己姐姐受到這樣的委屈,彈幕裡薑清妤粉立刻就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