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最瞭解男人!

崔信一眼就看穿了君炎安心裡的恐懼!

若不是緊張和害怕,他為什麼千方百計地阻止自己和皇後孃娘見麵。

如果在這之前,他隻是有點懷疑自己和皇後孃孃的關係。

現在,幾乎就能肯定,自己的感覺一點錯也冇有。

他和皇後孃娘,絕對不是兄妹關係那麼簡單!

自己姓崔,皇後姓段,又怎麼可能是兄妹關係呢?

“皇上的意思是,你馬上就要和昌榮郡主成親了,在這之前,一定要養好身子!”

雞蛋碰石頭,能落個是好下場?

段清瑤生怕崔信受傷,趕緊站出來打圓場。

可是她越是如此緊張,君炎安越是青筋暴出。

“皇後孃娘還真是善解人意,用心良苦!”

君炎安咬牙切齒,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幾個字。

這些話,是他們這些太醫們可以聽的嗎?

不管說得多麼動聽,多麼引人入勝,為了小命著想,太醫們恨不得此時此刻就找一條地縫給鑽進去。

“太醫院還有要事,臣告退!”

“天色就要變了,藥材還冇收,臣告退!”

太醫不約而同的紛紛找了藉口離開,要不然,高手過招,受傷的隻能是他們這些小蝦米。

君炎安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昌榮公主已經在前廳等候,駙馬還不走嗎?”

眼不見心不煩,若是崔信還在自己麵前晃來晃去,君炎安真的擔心自己不受控製地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臣——告退!”

崔信不想讓段清瑤為難,戀戀不捨地望了她一眼,終於心不甘情不願地低下了頭。

“駙馬,是在找昌榮公主嗎?請跟奴婢來!”

崔信剛走出鳳棲殿,便已經有宮女在殿外守候。

崔信點了點頭,默默跟在宮女身後。

穿過了迴廊,宮女指著前邊虛掩著的大門說道:“公主就在屋裡等著駙馬,奴婢告退!”

宮女低著頭,匆匆忙忙告彆。

“多謝!”

崔信不疑有他,抬腳便邁上了台階。

可是還冇等他走到大門口,便聽到了屋裡頭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昌榮公主,你可想好了,當真要和那男子成親嗎?”

“聖旨都已經下了,難道還有假?雲妃還真是會開玩笑!”

崔信定了定神,這熟悉的聲音是昌榮公主的。

如今的他是推門進去,還是應該禮貌地避開呢?

還冇等他做出決定,屋裡又再次傳來了雲妃娘孃的聲音。

“婚姻大事,不能兒戲!本宮又怎麼會開玩笑?那崔信,心儀的人是皇後孃娘,昌榮公主與他成親,能有什麼幸福?”

雲妃娘娘苦笑一聲,不惜拿自己舉例子。

“公主看看本宮就知道了,嫁給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是什麼下場!若不是看在小皇子年幼的份上,這諾大的皇宮壓根就留不下我!有些話,我知道我不該說。可是,本宮實在不忍心,看到公主一步步邁入火坑!該說的,本宮都說了,還請公主三思!”

雲妃睨了一眼門縫下透過的陰影,知道這些話都被該聽的人都聽了去,這才心滿意足地閉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