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雲妃自顧不暇,本公主的事情,就不勞雲妃費心了!”

昌榮公主想不明白了,自己好端端地在這兒等崔信,雲妃卻是突然出現,對她說了這麼一席莫名其妙的話。

雲妃當真這麼好心?隻是為了自己著想?

“或許是本宮杞人憂天了,本宮在這預祝公主百年好合,早生貴子,這是本宮一點小小心意,還請公主笑納!”

該說的都說了,雲貴人也找到繼續留下來的必要,將準備好的玉如意送了過去。

雖然昌榮公主並不是很喜歡眼前這表裡不一的雲妃,可是想到她到底是皇上的女人,並且還育有一個小皇子,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還是以和為貴好。

“多謝雲妃娘娘!”

看到昌榮公主收下了禮,雲妃娘娘冇有多做逗留,立即轉身離開。

“雲妃娘娘,請留步!”

雲妃特意放慢了腳步,果不其然,崔信還是跟了上來。

“你是?”

雲妃打量的眼前的人,卻是故意裝糊塗。

“雲妃娘娘,我叫崔信!”

“崔信!”雲妃裝作恍然大悟的模樣,“本宮想起來了,你便是昌榮公主的駙馬!瞧瞧本宮這腦子,能和昌榮公主一道出現在皇宮裡的男子,除卻駙馬還能有誰啊?”

“剛剛,我不小心聽到了雲妃和昌榮公主說的話,雲妃所說,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以為自己和清瑤的故事已經成為了過往,而他的現在和未來,應該屬於昌榮公主。

可是聽到雲妃的話之後,他卻是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了。

雲妃嘴角抽了抽,裝作故意為難的模樣。

“駙馬難道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我若是記得起來,就不用如此大費周折了!”

崔信麵露苦笑。

丟失的回憶在暗處不停地向他招手,讓他進退兩難。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雲妃,遇到了一個有可能告訴他真相的人,他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棄。

“駙馬請放寬心,或許這是老天爺最好的安排!畢竟,娘娘已經成親生子,公主青春貌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最重要的便是對駙馬情深一片!相信駙馬忘記過去,和公主成親,便是最好的開始!”

雲妃字字冇有說過去,可是字字卻是在說過去。

崔信算是聽明白了,自己和清瑤壓根就不是什麼兄妹,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對愛的刻骨銘心的有晴人纔對。

雖然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清瑤成為了皇後,隻剩下可憐的自己還抓著過去不放。

所以,皇上為自己和昌榮公主賜婚,與其說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倒不如說是為了他自己的幸福!

“還請雲妃如實告知!”

崔信懇切的望著雲妃,就差要給他下跪了。

“駙馬,你這是何必?”

雲妃奸計得逞,心裡樂開了花,可是麵上卻是裝得憂心忡忡的模樣。

“本宮隻知道,駙馬和皇後孃娘青梅竹馬,兩人一直感情深厚。後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皇後孃娘易了容,成為了皇後孃娘。不過,上個月,在駙馬失憶之前,本宮倒是親眼看到駙馬和皇後孃娘在禦花園的涼亭裡有說有笑——後來,也不知道起了什麼爭執,皇後孃娘居然把駙馬推進了湖裡。”

雲妃添油加醋,故意把事情說得神乎其神。

她就不信了,這崔信當真能如此淡定,能夠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這麼坦然地去和公主成親?

禦花園的涼亭?

崔信微微蹙眉,說道:“能不能煩請雲妃娘娘給皇後孃娘帶個口信!”

這事情真是越來越好玩了呢!

雲妃爽快地答應:“本宮正準備去給皇後孃娘請安呢!駙馬有什麼要轉告的,儘管說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