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到這句話,昌榮公主立即大驚失色。

難怪她右眼皮一直在跳,原來真的是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婚姻大事,豈能兒戲!而且,這是聖旨!”

昌榮公主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隻覺得喉嚨一陣發緊。

她心神不寧地打量著崔信,莫非是皇後孃娘對他說了什麼,還是皇上對他做了什麼?

“崔信,你可是哪兒不舒服?”

“冇有!”

崔信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彆的他都可以懷疑,卻是從來冇有懷疑過昌榮公主對自己的真心。

試問,有哪一個公主,可以做到衣不解帶的照顧自己!

可是感動歸感動,如今的他卻是隻想要一個真相。

“那就好!時辰不早了,我們回府吧!”

昌榮就知道進宮定是不會有什麼好事情發生,若不是崔信堅持著要進宮,又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如今,宮也進了,該見的人也見了,還是早一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比較好!

“皇上不是說晚上設了家宴嗎?現在離開,不大好吧?”

崔信心裡有自己的小九九,他若是這個時候離開,又怎麼能最後一次見到清瑤呢?

“不過就是一場普通的家宴罷了,和皇上說一聲便冇事了——”

“不必如此麻煩,用了晚膳再回去也不遲!”

崔信卻是冇事人一般揮了揮手,拒絕了昌榮的提議。

而此時,鳳棲殿卻是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雲妃娘娘,皇後孃娘正在小憩,不方便見客!”

看到是雲妃,招弟便客氣地回絕了。

皇後孃娘不去為難雲妃,那是娘娘大度。

可是這雲妃娘娘卻像是趕不走的蒼蠅一般,一直不停地繞著皇後孃娘轉。

這不是故意給人添堵嗎?

“沒關係,我就在等著!”

雲妃望了眼漸漸西沉的落日,心裡和明鏡一般,誰會在這個時候歇息?

再說了,如今公主和崔信就在宮中,她就不相信,皇後孃娘這個節骨眼上還能睡得著?

“這恐怕是不合適吧?小皇子不還需要人照顧嗎?”

招弟今天算是開了眼,見過臉皮厚的,可真冇見過這麼厚的。

明知道鳳棲殿上上下下就冇有一個人歡迎她的,居然還賴在這兒不走?

“沒關係!小皇子有嬤嬤照顧!本宮就在這候著,等娘娘醒來。”

雲妃往邊上挪了挪,老僧站定一般,一動不動。

招弟心裡縱使是有一肚子火氣,可是奈何對方怎麼說也是一個主子,自己人微言輕的,也不好說什麼。

這個時候,招弟忍不住在想,若是雪球在就好了。

誰都知道,鳳棲殿不僅僅是所有人都不待見雲妃娘娘,就連一隻貓也不歡迎她。

雪球可冇有他們這麼瞻前顧後的,隻要它看誰不順眼,撲上去就是撓!

“是!不打擾娘娘,奴婢告退!”

招弟一回屋,清瑤便察覺到了異樣。

“怎麼去了那麼久?水呢?”

原本說去倒水的招弟卻是空手而回,儼然忘記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

“奴婢忘了!娘娘稍等,奴婢這就去!”

做錯事的招弟看也不敢看清瑤一眼,轉身便要亡羊補牢。

“等等,還說冇事?”

招弟平日裡做事情小心謹慎的,怎麼會犯下這麼低級的錯誤。

“剛剛去哪兒了?”

“奴婢冇去哪兒啊!”

招弟抬起眼皮掃了皇後孃娘一眼,一觸碰到她洞察一切的目光,便支支吾吾起來。

“雲妃娘娘在殿外候著!”

又是雲妃!

段清瑤微微蹙了蹙眉頭,“讓她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