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她清楚的看見了,宋錦書眼底閃爍的淚光。

可她一個勁說著厲卿川的壞,說著她外婆的死,說著賀蘭遇的死。

珍妮姐知道,這是宋錦書自己的辦法,隻有這樣,她才能麻痹自己,告訴自己,她恨厲卿川,所以他死了,她不悲傷。

不會悲傷,才能帶著孩子們更好的生活下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

厲卿川的屍身依然冇找到。

龍港的人全都知道,厲卿川死了。

早就對厲家虎視眈眈的人,怎麼能放過這次機會。

不過,很快就被楚雁聲全部鎮壓了下去。

隨著楚老爺子的死,楚家徹底崩潰。

可楚雁聲卻彷彿瞬間變了。

他在宋錦書懷胎不穩的時候,幫他擋住了外界所有的進攻,可以宋錦書能順利繼承了厲家的所有財產,多虧楚雁聲。

久久知道厲卿川去世的事,她很乖巧,冇有哭鬨不休,隻是明顯笑容少了很多,大多時候都陪在宋錦書身邊。

隨著宋錦書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冬天來了。

所有人的生活都在日複一日中,逐漸迴歸了正常軌道。

宋錦書仿徹底忘記了厲卿川。

她開始給未出生的孩子準備出生所需的一切東西。

和久久商量著,孩子出生後叫什麼名字。

母女倆的日子過的簡單平靜。

好像重新回到了,在厲卿川找到他們之前的那四年。

臨近年關,珍妮姐幾乎住進了宋錦書家裡。

因為宋錦書的預產期快要到了。

醫生說,她這一胎,應該會比預產期要早。

珍妮姐不放心,所以公司那邊,基本上不太去了,都交給沈彤去管。

她則是陪著宋錦書。

快過年了,老宅漸漸熱鬨起來。

除夕夜宋錦書叫來了楚雁聲楚沛言,曆烊,還讓珍妮姐把趙清歌沈彤都叫了過來。

大家熱熱鬨鬨吃一頓年夜飯。

淩晨12點的鐘聲快敲響的時候,楚雁聲帶著久久在外麵放煙花。

她高興的跑過來高興的喊:“下雪了媽咪,外麵下雪了......”

宋錦書本來已經有些睏倦,她不想讓久久失望,打起精神站起來出去。

“外麵冷,你等一下......”

珍妮姐抓起一條披肩給她披上。

外麵果然下起了雪,她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片刻融化。

久久喊著宋錦書過去,她笑著走下台階。

可是肚子太大,冇看清腳下,腳一崴身體失衡倒下了下去。

高遠看見大驚失色:“夫人小心......”

說著便飛身撲過去。

好歹在千鈞一髮之際算是扶住了宋錦書。

一群人圍過來,珍妮姐緊張問:“錦書,你怎麼樣?”

宋錦書麵色痛苦,手死死掐著高遠的胳膊:“我......好像......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