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酒館,葉江川眼前一黑,頓時發現自己處於時空亂流之中。

無天無地,無光無暗,一片混沌。

葉江川長出一口氣,看向遠方,根本冇有任何參照物可言。

他搖搖頭,緩步在此時空亂流行走。

在此行走,時空混亂,萬分艱難。

葉江川走出也不知道多遠,也不知道多長時間,突然停步。

宇宙一片混沌!

他看向四方,猛然一聲大吼。

“什麼鬼?”

“給我變!”

瞬間,在葉江川身上,無窮力量出現。

“既然如此混沌,那就由我來,理定乾坤!”

“這個宇宙,要有光!”

“光,亮!”

頓時一點光明出現,在此宇宙微微閃爍。

“這個宇宙,要有雷!”

“雷,起!”

頓時又有混沌劫雷,出現宇宙之中,微微轟鳴。

“火,生!”

“風,動!”

雷、火、金、木、水、土、光、風、暗,這九種獨特的力量,八絕加上三混之一的雷!

由葉江川身上,一起爆發

若是其他力量,在此混沌宇宙之中,根本無法誕生。

這九種元力,葉江川苦苦修煉,為他本源,隻有他在此混沌宇宙,才能如此爆發。

但是葉江川這九種元力,發自他的合起來赫然是一種可怕的強**術,化作最後一擊!

摧性命、滅真魂、定現在、斷未來、了過去、殺生機、絕死氣、凝元氣、破萬法。

虛空之中,梵音猛烈爆發:

“宇,宙,宇,宙,宇,宙,玄宇宙!”

無數光色繽紛閃耀,有如夢幻。

轟,再也不是那一片混沌,破碎不堪,而是一個全新的宇宙,轟然誕生。

一瞬間,葉江川知道了,這是什麼時候。

這是宇宙對撞結束,自己立下規則之後的宇宙。

僅存的秦皇和魑魅魍魎也不知道哪去了,宇宙對撞後,就是如此混沌。

不過,葉江川到此,玄宇宙之下,那本來混沌的宇宙,開始恢複正常。

葉江川微笑,看向四方,不住點頭。

恍惚之中,在他背後酒館出現,葉江川想了想,邁步回到酒館之中。

這一次的酒館是老熟人範德彪,他對著葉江川點點頭。

葉江川在此喝上一杯水酒,休息片刻,再一次的離開酒館。

至此酒館之中,已經無法回到現實,隻能開門,進入虛空。

再一次進入虛空,宇宙大變。

在此宇宙,無數的高大樹木,無窮的恐怖巨獸,無數的大妖魔。

宇宙進入到了第一紀元。

葉江川搖頭,在此行走。

在此冇有任何存在,可以看到葉江川,感覺到他的存在。

哪怕掌控第一紀元的宇宙至高通天妖皇,也是如此。

葉江川就好像是一個宇宙的幽靈,並不存在。

不過,他也不是無跡亂走。

冥冥之中,自有感應。

隨著山水而動,很快來到一處高山之上。

在那無人看到的高山之上,葉江川微笑,他看到了一個奇蹟卡牌。

卡牌:高山之巔

等階:普通

類型:地牌

解釋,高山之峰,山高九仞,風捲殘雲,皚皚積雪。

歇言:山,就是高!

葉江川微笑,一伸手,這奇蹟卡牌落到他的手中,化作他的一份子。

然後葉江川繼續尋找!

時間,在他身上,再也不存在。

空間,在他腳下,也是毫無意義。

生命,在他身上,已經不再存在。

死亡,在他生命裡,永遠消失。

走走走,走遍千山萬水。

累了,停下喝口靈水。

困了,倒下睡上萬年。

虛了,回到酒館喝杯酒。

醒了,繼續尋找奇蹟卡牌。

有時候,遇到不平事,葉江川也會出手。

管他什麼時空震盪,不平則管。

有時候,葉江川遊戲人間,隻為蒼生一笑。

有時候,一怒之下,滅族毀界,為所欲為。

有時候,也是遇到一些詭異事情,亂七八糟。

但是更多時候,他就是默默感應,尋找奇蹟卡牌。

如此,一張張的奇蹟卡牌,被葉江川找到,收集在手。

其中也有那些妖族使用的奇蹟卡牌。

那奇蹟卡牌,隻要他們使用啟用,立刻被葉江川得到。

之所以如此,這就是葉江川的能力,這就是實力!

如此不住的收集,在此第一紀元所有一切,葉江川都是目睹,見證,經曆

直到第一紀元結束!

無數妖族,奪取資源,變大,變強,這個每一個妖族存在的意義,化作無數個巨人。

他們太多了,將整個宇宙對撞後剛剛剩下的資源都是浩劫,引發宇宙消亡。

通天妖皇想要阻止,但是也是冇有辦法,最後黯然神傷,隻能默默等待宇宙消亡。

隨著宇宙滅世結束,通天妖皇猛然一聲大吼,飛遁而起。

他赫然離開了這個宇宙,至此,再也冇有回來。

難怪以後再也冇有他的蹤跡,他老早就是離開。

最後一刻,葉江川又是召喚酒館,回到酒館之中。

在那酒館之中,他休息一會,恢複精力,然後打開酒館,再一次的回到現實宇宙。

這一次,乃是第二紀元。

繼續收集奇蹟卡牌。

所謂奇蹟卡牌,其實就是兩個宇宙的核心碎片,對撞之後,散播四方。

對撞之時,葉江川路過聖人,在此界定宇宙。

這些大道核心碎片,至此化作奇蹟卡牌形態存在宇宙之中。

葉江川將它們一個個的收集到手。

這次過程之中,葉江川目睹宇宙的一切變化。

第二紀元宇宙大爆炸,朱雀焚天。

宇宙之中誕生三大境之一的元野!

凡是強大的元素生命,必然迴歸元野之中,至此再也不會發生朱雀焚天。

第三紀元,時間錯亂,大羅天災。

然後宇宙誕生了三河之一的時光長河。

然後又是死靈浩劫,又是夢魘真空。

宇宙一次次的毀滅。

又一次葉江川實在累了,一覺睡下去,赫然第六個紀元足足過去了一半。

而在此過程之中,葉江川收集著奇蹟卡牌,永不停歇!

不住的收集,不住的行走,萬千時間之中,徘徊著的,在路上的!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

也穿過人山人海!

許久,許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葉江川又一次感覺到勞累,回到酒館之中。

突然他看到一個少年,無比激動的購買著一張奇蹟卡牌。

卡牌:太陽之子

等階:普通

類彆:血脈

解釋,使用此卡牌,身體之中,將會具有太陽神血脈,為太陽之子。

歇言:九陽至高,太陽之子!

那個少年,買到這個卡牌,激動的熱淚盈眶。

這一刻,葉江川也是不知不覺熱淚盈眶。

那個少年就是他,一切故事的開始!

隨著自己的離開,葉江川使勁的拍拍自己的臉,要努力了,距離最後的戰鬥,也就是還有萬年了。

少年的葉江川使用了太陽之子,這奇蹟卡牌,無聲的回到他自己的手中。

繼續收集,繼續積累。

時間又是一點點的過去,

太乙曆二一七六二二二年五月十八

葉江川微笑,至此在他手中奇蹟卡牌,他已經收集湊夠三千六百六十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張!

至此大圓滿。

這些奇蹟卡牌之中,有普通,稀有,史詩,傳說,神話。

但是卻冇有一張大奇蹟。

普通,稀有,史詩,傳說,神話這些奇蹟卡牌,乃是宇宙核心天道碎片所化。

大奇蹟,卻是超脫宇宙核心碎片,不屬於這個宇宙之物。

大奇蹟就是大奇蹟,無中生有,無所不能。

至此湊齊所有奇蹟卡牌,葉江川開始將它們組合起來,至此將它們重新化作宇宙核心。

這時候的現實,葉江川已經進入到小酒館,消失不見。

所有的人們,堅守著太乙宗,抵禦著仙族的進攻。

但是葉江川冇有管他們,繼續組合所有的奇蹟卡牌。

諸多奇蹟卡牌都是組合完畢,三千六百六十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張化作一個巨型球心,這就是兩個宇宙的曾經核心。

隻要持有這宇宙核心,葉江川立刻擁有無上之力,跳躍晉升十二階,然後直接十三階,可以藉此拯救整個宇宙。

但是,至此宇宙,再無奇蹟卡牌。

不,大奇蹟卡牌還在,但是大奇蹟卡牌之下,再無一張。

這也是葉江川唯一可以拯救宇宙的辦法。

以宇宙核心為武器,消滅仙族。

葉江川看著那化作宇宙核心的諸多奇蹟卡牌。

他突然笑了。

他緩緩說道:

“宇宙存在到現在,失去的核心,早已經恢複。”

“何必呢,過去的核心,何必重來?

都已經過去了,那就徹底過去了!

所以,不必了!”

說完,他一抖手,那三千六百六十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張奇蹟卡牌,嘩啦啦的飛向四麵八方。

他花了無數歲月,苦苦收集的奇蹟卡牌,這一刻,重新散播宇宙之中。

葉江川卻是微笑,絲毫不在意。

他看向遠方,繼續說道:

“至於力量”

“何必求外,何必苦尋,我,已經擁有!”

在此無數歲月之中,葉江川尋找奇蹟卡牌,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大徹大悟,得無窮力量。

尋找奇蹟卡牌,隻是一個過程,一個目的,在此之中,他已經獲得不朽!

至此,晉升十二階!

漫遊整個宇宙至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然後晉升十三階!

得兩大宇宙核心,又是散去,物不在,心在!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晉升十四階!

不可明,不可說!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葉江川身後一動,那酒館出現。

然後在太乙宗太乙宮之中,那酒館出現。

葉江川緩步在酒館之中走出。

在太乙宗之內,葉江川隻是消失了不過幾天。

大家看向他,都是目光懷疑。

這是葉江川?但是為什麼感覺,這個葉江川,變了!

葉江川也是一愣,一伸手一個水鏡出現。

頓時葉江川看到了自己。

以前葉江川都是翩翩少年模樣,現在的葉江川,赫然塵滿麵,鬢如霜,一副中年模樣。

無數歲月,雖然對葉江川冇有什麼影響,但是不知不覺之中,也是改變了曾經的少年!

葉江川苦笑一下,搖搖頭,卻不在意。

一旁燕塵機遲疑的說道:“江川,你回來了?

走了多久?快,喝杯水,暖和一下。”

說完,給葉江川趕緊倒上一杯熱水。

葉江川笑道:“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瞬間,葉江川一閃,消失不見。

那虛空之中,迴盪著無數“赤鬆子、赤鬆子、赤鬆子”的赤鬆子身前,葉江川出現。

他看向赤鬆子,緩緩說道:

“赤鬆子道友,此地不歡迎您,請您,給我滾!”

赤鬆子大怒,瞬間爆發無窮戰力,無上秘法虛空爆發。

但是葉江川伸手一壓,所有力量,都是被他壓製,然後一捏。

哢嚓一聲,赤鬆子頭顱被他徹底捏爆。

滅殺仙族赤鬆子,如殺一雞子!

然後一動,下一個仙族列虛子。

也不廢話,葉江川上前,直接一點。

輕輕一點,列虛子臉上露出難以相信表情,在此表情之下,哢嚓一聲,化作萬千碎片。

葉江川再一動,下一個是仙族太陰。

老妖婆,死!

直接一拍,直接打成齏粉。

繼續出手,見一個殺一個,輕鬆非常。

突然,虛空之中一聲大吼。

“那特羅陀多,那特羅陀多,,那特羅陀多”

“獒鼎,獒鼎,獒鼎”

“迦葉波,迦葉波,迦葉波,迦葉波”

嗔癲癡三者彙集,化作一個大陣,向著葉江川圍攻而來。

看到他們,葉江川冷笑一聲。

一伸手,宇宙鋒出現,伸手一劍,大吼一聲。

“我之劍下,絕,戮,陷,誅,管你什麼嗔癲癡,斬!”

一劍下去,虛空一閃,仙族癡狂者獒鼎,仙族貪吃者迦葉波,仙族嗔怒者那特羅陀多,全部化作宇宙碎片,被葉江川斬殺。

但是葉江川冇有收劍,看向宇宙虛空,緩緩說道:

“道友,既然來了,何必現身,賜你一劍!”

隨著葉江川的話語,虛空之中,緩緩有一人影出現。

“可怕的存在,厲害,厲害!”

葉江川行劍禮問道:““天命太乙,妙化一氣,我心如劍,自在長生!”

“我,葉江川,毀天滅地,超世度厄!”

“我,仙族仙帝太虛道德!”

這纔是真正的大敵,先前仙族癡狂者獒鼎,仙族貪吃者迦葉波等人,隻是他的爪牙。

葉江川靜心沉氣,緩緩拔出神劍宇宙鋒,遙遙出劍。

無數歲月,無儘紀元,那無邊的默默尋找,無聲的徐徐準備,這一刻都是化作神劍,斬出!

一劍,兩劍,三劍

七劍之後,再無太虛道德。

葉江川斬仙族仙帝太虛道德於太玄天外!

至此仙族所有侵襲,都是破敗,三打太乙,至此結束!

葉江川收劍,身形一閃,回到了太乙宗內。

接過燕塵機手中的水杯,輕輕的喝了一口,說道:

“還可為,溫熱!”

太乙真人激動的問道:“江川,那些仙族”

“都已經被我斬殺,至此仙族,不值一提,不敢在入我宇宙!”

那邊陽巔峰激動的喊道:“未來,一片大好,宇宙越來越好,再無劫難了!”

方東蘇也是喊道:“命運,通順了,無比的順暢!”

葉江川點頭說道:“浩劫,結束了!”

“至此宇宙,再無浩劫!”

頓時間,所有人歡呼起來,狂歡如海。

在此歡呼之中,葉江川看向燕塵機,突然單膝跪下。

“前輩,嫁給我吧!”

這話一說,四野寂靜,所有人看向燕塵機。

燕塵機毫不猶豫,說道:“好,我嫁給你!”

頓時又是所有人歡呼起來。

太乙曆二一七六二二二年七月初七,太乙宗內紅毯鋪地,鑼鼓喧天,正是葉江川老祖的大婚之日!

諸多上尊,無數勢力,都是過來慶賀,無數禮物,堆積如山。

到了晚上,終於擺脫親朋賀喜,走進洞房之中,葉江川無儘歡喜。

伸手一揮,那些洞房內外準備鬨洞府的親朋們都是送入寒潭。

來到洞房之中,葉江川看著紅巾蓋頭的燕塵機,無比高興。

他走過去,輕輕一擁。

“前輩,你那狂勁呢,哈哈哈,終於到手了!”

燕塵機無語,葉江川挑下紅蓋頭,兩人相對目視。

“前輩”

“江川,不要叫我前輩了!”

“不行,我必須見你前輩,我太喜歡這個稱呼了,每一聲前輩,都讓我熱血澎湃,難以控製自己!”

“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前輩”

燕塵機無語,說道:“怎麼便宜你這個大傻子手裡?

其實當年,我曾經使用過大奇蹟卡牌,試著尋我道侶,結果就是看到你了。

我們第一次見麵,我那時就想一巴掌把你打成齏粉,一了百了。

但是後來,看你還挺嫩,小娃子,另外手藝還很好,沙琪瑪吃多了,我就吃忘了,所以便宜你了!”

葉江川聽完,哈哈一笑,說道:“前輩,其實我也用了大奇蹟卡牌!”

“啊?什麼大奇蹟?”

“自然是要娶前輩為妻啊!”

“好你個小子,原來如此”

兩人打打鬨鬨,好不快活。

高興極致,葉江川想了想,取出嗩呐,高歌一曲。

嗩呐聲聲,新婚之中,最是應景。

小貓斯達斯爬出,落到葉江川頭頂,隨著他的嗩呐也是喵喵的叫了起來,更添吉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