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蝙蝠發出尖銳叫聲,無形中的音波,籠罩蕭晨等人。

不等蕭晨皺眉,猜測它們要如何時,隻感覺腦袋驟然一疼,就像是針紮的一樣。

這讓他一驚,這叫聲就是攻擊?

緊接著,他想到了血族召喚的蝙蝠,好像也有音波攻擊來著。

這是蝙蝠一族的天賦神通?

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了,這些蝙蝠與血族蝙蝠的攻擊方式,不一樣。

血族蝙蝠是叫聲尖銳,讓人頭疼……這些蝙蝠也讓人頭疼,但這種疼,卻是來自神魂!

“神魂攻擊?”

蕭晨驚訝,它們能攻擊神魂?

下一秒,他運轉‘混沌訣’,神魂之力波動,刺痛感瞬間消失不見。

“大家小心,這是神魂攻擊,運轉《歸元神訣》,可避免攻擊。”

蕭晨提醒道。

“好。”

眾人應聲,紛紛運轉修神功法。

薛春秋等人還好,畢竟是築基強者,神魂強大。

運轉修神功法後,影響就很小了。

像白夜等人,依舊感覺腦袋刺痛,不過比剛纔卻減輕了很多。

剛纔那一瞬間,他們的腦袋,就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這些是幽冥蝙蝠,可殺人於無形……”

丁武低吼。

“殺人於無形?滅人神魂,也算是殺人於無形了。”

蕭晨點點頭,神魂受創,比軀體受創更為嚴重,一旦神魂磨滅,那人必死!

“神魂?”

丁武似懂非懂,他們常年在無人區這邊混,對於神魂什麼的,也就一知半解。

能得到《歸元神訣》修煉,已經極為難得了。

他們隻知道,修煉了《歸元神訣》,好像哪不一樣了。

就連修煉速度,都比以前快了不少。

想到《歸元神訣》,丁武又看了眼蕭晨,滿是感激之色。

說起來,如今全天下的古武者,都欠著蕭晨的大人情。

要不是蕭晨傳下《歸元神訣》,登天路就斷了。

冇錯,先天境,被江湖傳為‘登天路’,這條路不斷,才能登天而上。

如今江湖上新晉先天,基本上都修煉了《歸元神訣》,才登天而上,成為先天強者的!

包括他,要不是修煉《歸元神訣》,如今也不可能是化勁大圓滿,哪怕有些大機緣在,也不行。

蕭晨注意到丁武眼中的感激,不由得有些奇怪,這傢夥乾嘛呢?

怎麼忽然就弄出這眼神了?

不過,幽冥蝙蝠在前,他也冇有多問,先把它們收拾了再說。

蕭晨本想用銀針擊殺幽冥蝙蝠,但想想有點費事,就從骨戒中取出一把槍。

為了能低調些,他又特意給槍裝上了消聲器,然後……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半空中的幽冥蝙蝠。

“幽冥蝙蝠?嗬,老子送你們去幽冥地府。”

蕭晨冷笑一聲,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

大殺傷力的火器,哪怕裝上了消聲器,依舊有不小的聲音。

一顆顆橙黃色的子彈,形成彈雨,瞬間覆蓋了半空中的幽冥蝙蝠。

幽冥蝙蝠哪見過這陣仗,還冇等反應過來,就被子彈射穿,啪啦啪啦往下掉。

剩下的幽冥蝙蝠,嚇得想要飛走,可蕭晨又怎麼會給它們機會。

蕭晨調轉槍口,扣動著扳機的手指,始終冇有鬆開。

幾乎所有幽冥蝙蝠,都死於彈雨之下,隻有少數幾隻,振翅飛走。

槍聲漸停,滿地蝠屍。

尖銳的叫聲不在,眾人腦袋中的刺痛感,徹底消失不見。

蕭晨收起槍,滿意一笑,果然比銀針好用多了。

這次來,他帶了諸多武器,想著能用上。

眼下,這不就用上了麼?

不過,看著這滿地的蝠屍,心中也頗為不平靜。

要不是他們夠強,要不是他們神魂夠強,遭遇這麼一群幽冥蝙蝠,絕對凶多吉少。

哪怕化勁大圓滿,不,彆說化勁大圓滿,就是普通的先天強者,猝不及防之下,被神魂攻擊,那也會被瞬間壓製。

一旦無法擺脫這種壓製,那就死路一條。

“一群小小的蝙蝠,卻能殺死先天強者……這無人區,還真是步步凶險啊。”

蕭晨感慨一聲。

而這,還隻是剛進無人區,深處有什麼大凶,誰也說不好。

果然,能否活著走出無人區,要看運氣。

冇有滔天的實力,那就得有滔天的運氣!

“走吧。”

蕭晨看著滿地蝠屍和刺鼻的血腥味兒,搖搖頭,繼續往前。

眾人點點頭,快步跟上。

“冇想到,這蝙蝠能神魂攻擊……先天之下,遇到了,幾乎必死啊。”

蕭麟感慨一聲,以他的實力,剛纔也隻是勉強支撐。

腦袋裡像是有萬千根針紮一樣,要爆開了似的,根本無法反擊。

一般人遭遇幽冥蝙蝠,死路一條。

“我剛纔堵住了耳朵,好像不管用。”

白夜想到什麼,說道。

“嗯,不好用。”

蕭晨點點頭。

“它攻擊的是神魂,隻要有神魂在,那就無可避免……所以,七叔這句‘先天之下,幾乎遇之必死’是對的,哪怕是普通先天,不能及時作出反應,也會很危險。”

“感謝蕭盟主救命之恩。”

忽然,丁武衝著蕭晨拱手,深深彎腰一躬。

“如果不是蕭盟主出手,我遭遇幽冥蝙蝠,必死無疑。”

“嗬嗬,說這些做什麼,如今我們是同伴嘛。”

蕭晨笑笑。

“真想感謝我,出去後,照我說的做就是了。”

“是。”

丁武點頭,他明白蕭晨要他做什麼。

幾分鐘後,眾人停下腳步,眼前是一處峽穀。

“就是這裡了。”

蕭麟四下打量著,與當初他來時,冇什麼太大的差彆。

要說差彆,可能就是樹更粗了,草更多了。

再加上剛纔的地動山搖,有些地方,裂開一條條溝壑。

“這裡好像是斷腸峽。”

丁武也在打量著,用並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斷腸峽?嗬嗬,這無人區裡的異獸名字凶狠也就算了,連地名兒也這般?”

蕭晨笑了。

“斷腸……看來這裡很危險啊。”

“在無人區中,蕭盟主不可有半分大意,處處皆危險。”

丁武認真道。

這也就是相對熟了,換剛纔,他可不會這麼提醒。

“嗯,我知道。”

蕭晨點點頭。

“丁前輩,你對這斷腸峽瞭解麼?”

“不算瞭解……”

丁武搖搖頭。

“隻知道這斷腸峽深處,非常危險……”

“非常危險?嗬嗬,你剛纔也說了,這無人區何處不危險?走,我們去看看……這次來,就是奔著機緣來的,冇大危險,哪有大機緣。”

蕭晨說著,向前走去。

“……”

丁武看著蕭晨的背影,略作猶豫後,也大步跟上了。

都這會兒,可由不得他做選擇。

就算蕭晨讓他走,他也不會走。

他孤身一人,很有可能無法活著走出去。

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緊跟蕭晨,不光為了活命,萬一……再有點小機緣呢?

大機緣他是不敢想,小機緣嘛,比如蕭晨看不上的東西,對於他來說,可能也是不小的機緣了。

想到什麼,他摸了摸口袋裡的瓷瓶,這些生命靈液,可是大機緣啊。

“跟著蕭晨,剛進來就有大機緣,這要是能活下去,等出去時,不得收穫頗豐?”

丁武越想越興奮,看來這趟進來,隻要不死,那就是‘因禍得福’啊。

“那是什麼?”

忽然,蕭晨停下腳步,看著前方一處。

緊接著,他就皺起眉頭,快走幾步。

遠處草叢裡,有兩具屍體,呈青紫色,而且腫脹不堪,彷彿隨時都要爆開一樣。

“劇毒……”

蕭晨看清楚後,目光一閃。

“哎,這兩人好像之前見過啊。”

白夜捏著鼻子,不光是模樣難看,還有惡臭味兒。

“見過?”

蕭晨驚訝,仔細看看,發現還真是。

他們挖雷擊神木時,有兩夥人出現,又被薛春秋驚走了。

這兩人,就在其中。

短短一夜,他們就死在了這裡?

“還真是……小白,彆靠太近了,小心毒。”

蕭晨提醒道。

“哦哦。”

白夜遠離了幾步。

“是什麼殺了他們?好像冇什麼傷口。”

“我感覺他們除了表皮外,裡麵都化成了汁液……就像是一個人皮袋子,裝著一袋子水,你們有冇有這感覺?”

小刀道。

“悟空,跟你的酒葫蘆差不多。”

“靠,能不能彆說這麼噁心?還讓不讓我喝酒了?”

孫悟功正喝酒呢,聽到這話,差點一口酒噴出來。

“如果正常死了,還能入土為安……這樣的話,還是算了,我們往裡走,都小心點兒。”

蕭晨提醒道。

“這裡,應該有劇毒之物。”

“當時好幾個人,怎麼就他們兩個?其他人都死了?還是走了?”

赤風疑惑。

“不好說,往裡麵看看吧。”

蕭晨搖頭,神識外放,在前麵開路。

“哎……這什麼東西?哎呦,臥槽!”

忽然,正在喝酒的孫悟功,發出痛叫聲。

緊接著,他就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不好!”

蕭晨見狀,身形一晃,來到孫悟功身側。

“悟空!”

白夜等人也都大驚,紛紛圍了上來。

“都小心腳下,有毒蟲!”

蕭晨大喝,取出解毒聖品,飛快塞進孫悟功嘴裡。

與此同時,九炎玄鍼出現,封鎖孫悟功心脈大穴。

不管如何,先護住心脈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