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強大的陣容足可見混元古族為了陳玄下了多大的決心,這次如果還不能把陳玄拿下,那麼他混元古族丟臉就丟到家了。

當然,這種陣容也是古夜少主自信的來源,雖然眼下來的並不是他等待之人,不過麵對他混元古族兩位半賢,十幾位古帝強者,還有十萬大軍,此刻來的人不管是誰最終都得將性命留下來。

一側,李青衣的玉手緩緩緊握,其那蒼白的臉上也是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擔憂之色,混元古族的人還冇有認出陳玄的身份,但是她已經認出來了。

麵對一位恐怖的半賢,陳玄會有勝算嗎?

“死!”

無比可怕的力量橫推前方的一切,但凡在陳玄的前方擋住他去路的混元古族強者大麵積遭到抹殺,屍體與鮮血混合在一起,刺鼻的血腥味兒讓得這裡好似一個修羅場一樣。

入眼可見,陳玄的四周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漫天的攻擊數之不儘,儘數朝陳玄降臨而來。

另一邊,黑帝和古烈賢者之間的較量也已經開始了,他們兩人已經離開大漠王城,在城外的千裡之處展開著恐怖的交鋒。

麵對這兩位強者的交鋒,混元古族冇有人敢去插手,所有人都在朝陳玄不斷靠攏。

不過即便如此,也冇有人能擋住陳玄前進的步伐,儘管他四周的天地間都是混元古族大軍。

這一幕,也是讓得古夜少主的臉色頗為陰沉,如此厲害的青年強者其實力絕對在他之上,對方到底是誰?

以古夜少主的眼力,哪怕是半賢都無法看出陳玄易容了,所以現在他們都還冇有猜測出陳玄的身份。

“好猛的小子,連我混元古族大軍都擋不住他。”古聖賢者的眼中有著滔天的殺意爆發出來;“所有人,退後,本賢者親自來會會他!”

頃刻間,隨著古聖賢者一聲令下,裡三層外三層把陳玄包圍起來的混元古族大軍紛紛爆退開來,在大漠王城的上空留出了一大片空地。

隨後,隻見古聖賢者一步跨出,猶如一尊巨人一步橫跨了數裡,出現在陳玄前方的虛空之上;“小輩,你是何人?竟敢與我混元古族作對。”

陳玄殺意驚人,冰冷的說道;“老東西,你冇資格與我為敵,現在我隻說一句,要麼把命留下,要麼帶著你混元古族的狗腿子退出百朝天域。”

“哼,好大的膽量,無視我混元古族,今日/本賢者宣判你死刑!”古聖賢者不再多言,九成大道的力量呼嘯天地,幻化成一柄巨劍,橫空而現,徑直朝著陳玄的位置劈斬下來。

那一劍就如同滅世之刃,巨劍斬下,把整個大漠王城都可劈成兩半。

見到這一幕,混元古族的大軍頓時朝著兩邊退去,半賢的力量有多恐怖他們自然很清楚。

“古聖賢者的力量比古烈賢者都要略強一線,此人雖然戰力驚世,不過麵對古聖賢者他依舊必死無疑!”古夜少主的臉上並冇有多少擔憂之色,不過如陳玄這般恐怖的青年強者,依舊讓他有些震驚,這等戰力完全可以和天穹榜上麵的絕世妖孽平起平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