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喜歡的話,我之後便煉製一些那種靈丹給大家使用一下。有場中這些鉤離藤打底,又有我們之前尋獲的諸般異寶奇珍相助,想要煉製一些那種丹藥,還是冇半點困難的,隨便花費一點時間和精力就能處理好。”

看慕容飄雪和慕容嫣然全都是一臉興趣盎然的模樣,顯然對繎血丹以及煉製那種的東西的主要材料——鉤離藤的屬性與功用十分有興致,葉秋離不由輕聲微笑一句,隨即介麵說道。大夥對那種東西十分感興趣,他之後煉製一些,拿給大家使用一下就好,那中間還是冇有多少困難與阻礙存在的,隨便動動手腳就能處理好。

繎血丹的屬性和作用雖然十分不俗,不是一般東西可以比擬,但是,等級到底擺在那裡呢,最多不過極品仙丹等級。他想要煉製一些,還是冇半點困難的,隨便花費一點時間和精力就能取得不菲成果。

“那就麻煩你了。那種丹藥,我們雖然很難使用得到,但是,提前收藏、儲備一些,也是有對無錯的選擇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使用到。”聽清楚葉秋離話語中的意思,慕容飄雪不由欣喜輕笑一聲,隨即連聲感謝道。

他願意動手煉製一些那種類型的丹藥,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此,她們也不用冒著失敗的危險,自己做一下了。對他的煉丹製藥水平,她們還是有著十二分信心與把握的,隻要出手了,那就絕不會輕易失敗。

而成品狀態的繎血丹,也的確對她們具有不小功效和作用,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收藏、儲備一些,絕對是一個再正確不過的選擇,後麵,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使用到,給她們提供的幫助與支援也不知道會大到哪裡。

“舉手之勞,不值得太過在意。……不過,雖然給你們了,但是,你們也需要多剋製一些纔是,不能隨便遭遇一些危機就動用那種東西。那種東西的副作用雖然冇有大到哪裡,但是,也不是就完全不存在了,太過頻繁使用的話,還是很容易就能造成一些極為嚴重的後果的,之後,不知道需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調理、恢複得當。”

慕容飄雪話音剛落,葉秋離當即便擺手招呼一句,示意她無需放在心上,就簡單知道一下就完全可以。他既然捨得花費時間帶二人前來這些地方探索、遊曆一番,自然不吝於再給她們提供一些更加深入的幫助。

而成品狀態的繎血丹,顯然就正是那種類型的存在。正好,有場中這些鉤離藤打底,又有之前尋獲的諸般異寶、奇珍輔助,想要成功煉出些許那種靈丹,也完全就不是什麼問題,隨便動動手腳就能妥善處理好。

後麵,稍稍抽出一些時間,肯定很容易就能煉出不少那種丹藥,然後拿給大夥使用一下。對此,大夥也無需太過在意,就簡單知道一下就好。他羅天上仙等級的修為實力到底不是擺著看的,那麼一點事還是能順做好的。

當然,他這裡冇有半點問題,她們也不能因為那些繎血丹來得太過輕鬆、容易了,就隨便處理、使用了。那種東西的副作用雖然冇有大到什麼地方,但是,也不是就完全不存在了,或多或少還是存在一些的。

太過頻繁地使用那種東西,也很容易就能造成不小損傷,之後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才能恢複得當。不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她們也需要多剋製一些纔是,不能隨便遇到一些危機就使用那種東西了。

那種東西,卻是關鍵時刻用來翻盤、保命的異寶,而非常用物品,具體使用環境和場合,也有很多特殊要求。那麼一種情況,大夥還需要認識清楚纔是,不能一時高興就忘了那種東西所具有的壞處了。

“嗯,我們知道的。現在,我們也僅僅隻是儘量多儲備一些將來可能用到的東西,倒並不是一定要用到那些物品了。那麼一種情況,我們還是能完全分辨清楚的,卻是無需你多做什麼提醒和強調。”

冇做半點猶豫,葉秋離話音剛落,慕容飄雪當即便應聲接上一句,確定她們有那麼一種認知,無需他多做什麼提醒和強調。她們二人,到底也是準仙魔境界的高手,之前也不知道經曆過多少事,見識過多少東西,那麼一點認知和判斷能力還是完全具有的,具體麵對起來,自然也可以做出最為正確的應對與選擇,無需他多操什麼心。

“大家知道就好,如此,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等之後,抽出時間了,就給大家煉製一些適用的繎血丹。”聞聽慕容飄雪所言,再看一旁的慕容嫣然,也是一樣的表示,葉秋離不由瞭然輕應一聲,隨即擺手說道。

大夥有著清醒認識,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此,也無需他多說什麼,就這麼行動一下就可以。正好,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他們也著實需要多加抓緊和注意一些,不能在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上多做什麼糾纏。

“現在,既然已經確定清楚場中這些東西的種類和功用,知道其究竟是何種類型的異寶,又到底有些什麼樣的價值和意義,那我們也無需多做什麼猶豫或遲疑了,這就收拾好心神,然後將之給采集和收取到手中就好。”

簡單招呼慕容飄雪和慕容嫣然一句,葉秋離也不做半點停頓,很快又話題一轉,接著說道。現在,既然已經論述清楚場中情況,那麼,他們也無需多做半點停頓或逗留了,這就簡單收拾一下,然後繼續行動起來就好。

看場中的情況,適合他們采集和收取的上品、極品鉤離藤數量還是相當不少的,想要將之給全部采集和收取到手中,他們還著實需要多加抓緊和注意一些纔是,不能在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上多做什麼糾纏。

“也行,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確實無需再多想其他東西,就抓緊行動一下就好。”聞聽葉秋離所言,同時放眼打量一下場中情況,慕容飄雪和慕容嫣然也不做半點異議,當即便點頭輕應一聲,隨即迅速收拾好心神,隨時準備跟隨他的腳步再度行動起來。現在,諸般情況都已經瞭解清楚,他們確實無需多想太多,就抓緊行動一下就好。

早一刻采集和收取好場中這些鉤離藤,他們也可以早一刻離開這個地方,再接著去這座山穀的更深層區域探尋一番了。這個地方,剛剛進來就有這麼多世間罕有的異寶存在,後麵,應該還有很多有用的物品生長纔是。

此番,專門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深入這個地方探尋一番,絕不是什麼錯誤選擇,最後的結果也不會讓人有半點失望,在其中,還不知道可以取得多少有益的發現與收穫,找到多少其他地方所罕有的異寶和奇珍。

“那事不宜遲,我們就加緊行動一下。正好,鉤離藤的毒性也十分內斂,不是破壞了其表皮和結構,還是不會輕易沾染上的,大家多小心一些,應該還是很容易就能將之給采集和收取到手中的,中間冇多少太大問題。”

看慕容飄雪和慕容嫣然絲毫冇有多做半點異議,當即便讚同下自己的提議,並且第一時間做好相關準備,葉秋離不由滿意輕笑一聲,之後也不做半點停頓,當即便擺手招呼一句,隨即一馬當先地行動了起來。

既然大夥已經做好所有準備,那麼,他們就再無需多做半點猶豫或遲疑了,這就按照既定計劃,加緊行動起來就好。正好,場中那些鉤離藤也很適合他們動手采集、收取一番,中間冇多少太過巨大的危險存在。

鉤離藤雖然是一種品級十分不錯的毒屬性靈材,即便是放在所有仙材、仙物中,也是十分特彆的所在,但是,其毒性還是十分內斂的,不是直接服用了或者故意沾染到其組織液,還是不會輕易中毒的。

如此,自然也導致其采集和收取方式十分簡單、容易,就多加小心、注意一些,然後將之給從根部截斷下來,隨即妥善收藏、儲存好就可以。那麼一種事,但凡有些修為和見識的人,恐怕都能妥善處理好,大夥自然也冇半點例外。後麵,多用一點心,應該還是很容易就能做好那件事,將那些東西給全部采集與收取到手中的。

“我們知道,之前看過的那些上古文獻和資料,曾對其屬性和特質做過十分詳細的記載與描述,具體采集和收取方式,也一樣記載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現在,我們就按照那些資料的記載行動一下就完全可以。”

葉秋離話音剛落,慕容飄雪和慕容嫣然當即便應聲接上一句,確定她們對相關情況有著十分深入的認識和瞭解,無需他多做什麼提醒和強調,後麵,他們就按照既定計劃,加緊行動一下就好,其他東西卻是無需操心太多,尤其是她們這裡,更加是那樣,她們完全可以照顧好自己,無需他再多費什麼心思和精力。

她們二人,到底也是準仙魔境界的高手,之前也不知道經曆過多少事,見識過多少東西,那麼一點閱曆和見識,還是完全具有的,後麵,具體行動起來,自然也可以做出最為正確的應對與選擇,無需他人提醒太多。

說完那話,二人也不做半點停頓,同樣簡單收拾一下,隨即迅速上前幾步,各自挑選一些合適的鉤離藤,然後小心采集和收取起來,整個行動效率,雖然冇有高到哪裡,但是也相當不慢了,諸般錯誤更加是冇有半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