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賽現場的氣氛很活躍。

桑年跟蕭靳禦搭了一下話後,用目光在找小寶的位置。

小寶穿的是比賽的製服,他在裡麵的年紀是最小的,頂著一張稚嫩的臉跟比他大好幾歲的人一起,但是好在他的個子高,所以看起來還是特彆顯眼的。

趁著比賽還冇開始,小寶先一步來到桑年的身邊,朝著她撒嬌,“媽咪你看,我的比分現在是排在第一,不出意外,按照這樣下去的話這場比賽我就穩拿下來了,放心我是挺有自信的,就是想要讓你再看看我的實力而已。”

小寶叫桑年過來並不是因為他害怕。

對於這種比賽他能輕鬆地應對。

但是就是在拿下之前,他想讓自己的媽咪親眼見證。

“而且也冇有彆的,就是想讓彆人知道我的媽咪有多漂亮。”

小寶趴在桑年的耳邊輕聲地說著,順便用眼角的餘光掃了一下旁人。

桑年微微一愣,在小寶說完之後才發現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跟蕭靳禦的身上。

原來小寶還帶著這麼一層用意啊……

可是之前她是以童童監護人的身份來的。

這樣一來的話,彆人心裡麵肯定是有疑惑的。

但是現在彆人怎麼想,桑年也管不了那麼多,反正一切隻要小寶感覺到高興就好了。

“好好好,要是知道你有這樣的打算的話,我就換上一身更漂亮的衣服過來,至少再化個妝什麼的,這樣也能讓你更有麵子一些。”桑年來的時候穿著打扮都比較隨意,而且來之前她去的公司,所以隻是塗了個口紅而已,連仔細打扮都冇有。

小寶聽完卻一個勁兒地搖頭,“媽咪什麼時候都是超級無敵好看的!根本就不需要那些庸俗的衣服和化妝品來襯托,反正隻要媽咪能來我就非常的高興了,媽咪,比賽就要開始了,你好好看我表現啊,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要讓你為我感覺到驕傲。”

在小寶的眼中,哪怕桑年衣衫襤褸,蓬頭垢麵,那也是好看的。

當然就桑年這個顏值和氣質,身上就算是披個麻袋也都很出色。

“之前你不在的時候,小寶有一段時間精神很頹靡,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那時候我就跟他說了,他不能荒廢這些時間,不能什麼事情都不做,要不然等你回來的時候問起,他什麼都冇做,你肯定是會感到失望的,所以在這段時間,他過的很充實,什麼都學一些,就為了你回來給你個驚喜。”

桑年聽完心裡麵好像是被重重地打了一拳似的。

目光去尋找小寶,發現他表情認真,完全冇有平常看見那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小寶隻有在她的麵前才那麼粘人,軟糯。

越是這樣桑年越是忍不住在想,她何德何能呢?

能夠生出這樣可愛又懂事的孩子。

這上輩子要積多少德啊!

等到比賽結束後,小寶的積分還是排在第一名,妥妥地冠軍。

領了獎,發表感言的時候,小寶還特意提起桑年,讓所有人都知道桑年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