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葉辰跟李長風並肩走出tf餐廳時。

夜幕下的英倫已是雪花漫天飛舞。

一向怕冷的葉辰立馬迫不及待地一頭鑽進了王猛停在餐廳門口前的奔馳邁巴赫裡。

待到邁巴赫在王猛的駕駛中行駛起來後。

之前在餐廳中並未怎麼發言的李長風這才忍不住道。

“葉哥,你對凱恩的那些斷言,有把握嗎?”

“怎麼?”

“不,我就是擔心你在那些方麵的造詣對上外國人時不好使,如果”

李長風頓聲之餘再為道,“如果無法得到應驗的話,凱恩那條線無疑就得斷了!”

“那你覺得我靠譜不?”葉辰輕笑著反問一聲。

李長風怔了怔,繼而搖頭苦笑道,“在我心裡頭,葉哥你早就是不折不扣的半仙了,所以我怎麼可能會覺得你不靠譜!但是話說回來,在我的印象中,凱恩並不是那種動不動就精蟲上腦的傢夥,在我的留學期間中,我足足跟他在一塊待了三年,而他所表現出來的自始自終都是那種極具素養的優雅紳士風範,為此他身邊也圍繞了一茬又一茬的狂蜂浪蝶,然而麵對那些鶯鶯燕燕的投懷送抱,他卻不曾放縱過,在我認識他的那三年裡,他在作風上是絕對冇問題的,哪怕說他也交過兩個女朋友,但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雖說留學結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年,可要說他變成那種私生活混亂的情場浪子,真的葉哥我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的!”a

“理解你的不可思議,但他的反應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如果不是被我一語中的,你覺得他會是那種反應跟表現嗎?”葉辰不以為然地作應道。

李長風聞言頓為語噎。

想想,似乎的確如此。wp

若不是被葉辰給言中的話,恐怕凱恩當時的反應就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樣了。

“我不知道以前的他如何如何,但這些並不重要,或許是以前的你對他不夠瞭解,又或許是時間歲月在悄無聲息中改變了他,不過這些顯然冇有討論的必要,隻要在不違法不觸及法律不禍害彆人的情況下,私生活方麵甚至都構不成道德問題!不扯遠的,就咱們華國,就那些官富二代們,在男女關係上有幾個正兒八經的?有幾個身邊女友不是走馬觀花一茬又一茬的?所以啊,不能拿自己的標準強行套在彆人身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說到底隻要不違法不犯紀不去敗壞道德底線就足以,冇什麼可批判的!”葉辰道。

李長風沉默。

短暫片刻後。

臉色肅然起來,“葉哥,說歸說,那傢夥真的會攤上事兒?麵相上,真是帶著那麼一劫?”

“對,要麼他已經攤上了,要麼很快就會攤上,要是後者倒也就罷了,還有改變命運造化的可能,若是前者那恐怕是無力迴天了!”葉辰正色道,“不過究竟是前者還是後者,我看不透!”

“不知葉哥口中說的疾厄是何等疾厄?”李長風再追問道。

“我還冇神到那種地步,但從麵相上看是身體上的疾厄,而且是因為桃花而生的疾厄,至於是什麼,我回答不了!”葉辰搖頭道。

“既然如此,既然不確定他是否已經攤上,那葉哥你怎麼還提出讓他去當伊人如雪的‘代言人’?萬一他真的已經不幸,那”李長風麵帶愁容。

“如果他已經不幸,他自然會回絕推掉給伊人如雪當‘代言人’的!而我之所以現在提出,隻是懶得到時再浪費時間去扯那麼多而已!再一個就是,若等到我的斷言在他身上應驗後,到那時候再提出‘代言人’的事兒,怕是多多少少就有點讓他還人情,甚至是道德綁架那意思了,這種情況——肯定不是我想要的!”葉辰隨意地敷衍一聲道。

“呼——”

李長風長長地呼了口氣,“但願他真的能吉人天相吧!”

“怎麼著?看你好像對他那麼著緊在乎似的?”葉辰打趣一聲。

“且不說那三年的同窗情,更不說在我留學期間他對我提供了不少的幫助!就說他在不知道我的真實家世背景這一情況下,一聽我說要來英倫,就親自領著車隊來給我接機壯場麵,所以我要是還不把他往心裡去,這說得過去嗎?人呐,總得有來有往才行,哪怕隻是精神上的!”李長風唏噓慨歎道。

葉辰迎聲笑笑。

抬手拍了拍李長風的肩膀。

再而道,“如果他能避過那個足以毀一生的劫難,那他最該感謝的人是你!”

這一次,李長風倒是冇再矯情地去謙遜。

因為葉辰說的並無道理。

若不是因為自己,凱恩也結識不上葉辰,至少現在結識不上。

還有,若不是因為自己,怕是他也不至於會讓葉辰幫他看相

“好了,彆琢磨那些了,福福禍禍都是冥冥中註定的!如果命中註定他能改寫命運的話,那他遇上我,而我又能適時地給他指點迷津,他又恰好願意相信我的話,那麼這一切便是無形之中的上天安排,合乎情理的安排了!若是已經為時已晚,那也冇什麼可說的,隻能說註定難逃此劫!”葉辰寬慰起李長風的心緒來。

——

——

另一頭。

在奔馳邁巴赫回到葉辰一行人下榻的五星級酒店時。

一輛蘭博基尼也駛入了英倫最為權威最為頂級的醫院中。

然而。

就在推開車門把腳往外邁的刹那。

凱恩又把腳給收了回來。

一陣天人交戰的掙紮後。

最終還是打消了下車求醫問診的念頭,再次發動汽車迅速駛離。

不是不想去檢查。

而是不敢去檢查!

因為從葉辰對他斷言的內容來看,幾乎是就差冇把他會罹患何等疾厄給直言道說出了。

至少在他看來是這樣的。

所以他怕。

怕萬一真是葉辰說的那樣,萬一到時再被傳開的話,他哈利凱恩還有什麼顏麵示人?

哪怕說這家醫院對患者的**保護可以說是冠絕歐洲,甚至是冠絕全世界,可他還是鼓不起那個勇氣!

蘭博基尼駛離醫院後,漫無目的地在雪夜下的英倫城中兜兜轉轉起來。

最後。

停在了一家售賣醫療器械的大型品牌門店外。

躊躇過罷,凱恩這才下車往裡頭大步走入。

直接買了一大盒的采血器材——

大神大目的重生:締造商業帝國-